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赵祁】你脑子瓦特了(三)

一定是哪里出了错。赵东来坐在床上陷入思索。

他的手机被设了开屏密码,毫不犹豫输进去0204*,果然成功解锁。

这是祁同伟的生日,而解锁后的壁纸甚至是祁同伟穿着警服的背影。赵东来满意地点头,他和祁同伟在一起了,他的记忆没有错。

那么错的就是祁同伟的态度。

他在装傻吗。

他想要趁着自己受伤和自己分手吗。

那么,赵东来的手指微微收紧,咽下一口唾液。

他为什么不能亲自来跟自己说清楚。

赵东来又给侯亮平打过去,说是上次没时间,错过了一起吃饭,这次他请客。

侯亮平怪纳闷,忍不住问:“说吧,想让我干嘛?”

赵东来不打磕巴,直说:“你把你学长叫上。”

侯亮平更纳闷:“你咋了?最近对祁同伟...

【赵祁】你脑子瓦特了(二)

赵东来感觉祁同伟在避着他,但他完全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

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单独跟祁同伟汇报,讲完以后他站在原地,看着祁同伟。

祁同伟皱眉:“东来局长还有事?”

赵东来说:“太有了。”

祁同伟道:“那你说。”

赵东来大大方方地问:“你这几天干嘛躲着我?”

祁同伟皱眉:“你说什么呢?”

“我上次英勇无畏,”赵东来挤挤眼,“脑袋受了伤,你没来看我就算了。”

祁同伟盯着他,缓缓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回桌子上。

“最近好像也一直不把我当回事儿。”

祁同伟笑了声:“东来局长辛苦了,是我这个做厅长的太忙,疏忽了没去探望。”

赵东来握了握拳,这不是他要听的话。

明明出任务前,祁同伟还系着围裙...

【主赵祁/涉及沙高李】你脑子瓦特了(一)


WARN:恋爱脑,狗血,OOC。不好意思。

赵东来只是在抓捕犯人时被他妈的一根不知道从哪儿飞出来的棒子给抡了一下后脑勺,这个世界就他妈的变了。

他在医院里睁开眼,眼前朦朦胧胧一个人影在晃,下意识伸出手去抓住:“厅长……”

对方手一抖:“赵东来你做梦了?什么营长?”

赵东来眨眨眼,视线恢复清明,原来是陆亦可好心来照顾他。

刚才在门口大夫沉重道,不好意思,但是我们尽力了。

急救灯啪地熄灭,王队长张口结舌,陆亦可如坠冰窟。

大夫说,轻微脑震荡,可能暂时失点儿忆。

侯亮平松一口气,我谢谢您,您是不是平时特爱看电视剧。

陆亦可小心翼翼观察赵东来。

他手上打着点滴,脸上忧心忡忡的,不知...

【人民的名义】天上人间(二)

涉及CP:高祁、赵东来×陈海、沙李

WARN:私设。OOC。雷。

祁同伟吃过包子,但是太上老君学做饭时在丹炉里烤出来的包子,外表十八个褶儿嘎嘣脆,一咬十八种味儿满嘴窜。

他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包子,当真是满齿留香,软嫩鲜滑。

他也是第一次感到饥饿,抓塞嚼吞,完全忘记跟高育良讲他的身份和任务。

高育良也不急,倒了碗醋给他,祁同伟像喝水一样咕噜咕噜倒进嘴里。

“……”祁同伟皱眉。

“……”高育良也皱眉。

高育良又倒了碗醋:“蘸着吃。”

祁同伟照他的样子蘸了醋,眼睛里冒出惊喜。

高育良看他这副眼睛晶晶亮的满足样子,想着这孩子不知道几天...

【人民的名义】天上人间(一)

目前涉及CP:高祁、赵东来×陈海、沙李


@xabi不是虾皮  @小豆腐 二位GN点的陈海女装勾引赵东来梗【捂脸】

WARN:私设。OOC。雷。

夜色暗沉,京州上空被厚重云层覆盖,透不出一丝月光。

层层栋栋高楼,星星点点亮灯。

高老师下了课,在学校耽搁了一阵,回到家已经很晚了。

做饭是来不及了,高育良路过快要打烊的沙李包子铺,买了一些虾仁和芹菜馅的,又到隔壁的老季小卖部买了瓶天立老醋。

门一打开,客厅灯亮着,高育良愣住。

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衬衣领口的扣子没有系好,侧面看去隐隐约约露出锁骨和胸膛,色气满满。

高育良当机立断,把右手里的袋子换到左手,...

【赵祁】战役(end)


赵东来发现一个问题。

祁同伟固然是个举手投足间英俊迷人风流潇洒的好情人,但他从来不说“我爱你”。

不仅仅是这三个字的问题,与之表达类似感情的诸如“喜欢”“想念”等词语,他也从来没在祁同伟的嘴里听到过。

赵东来由此想到,每次性事结束,他伏在祁同伟身上,蹭着他的下巴念叨“我爱你”的时候,祁同伟都是一脸不耐烦地推开他,转个身说“睡吧”。

赵东来有些生气了。他觉得这大概是祁同伟设给自己的一种屏障,他得想办法打破它。

赵东来想到的第一个方法是邀请祁同伟参加读书会。

“……读书会?”眼前的情人睁大了眼睛怀疑地瞪着自己。

赵东来点点头:“嗯哪,大家下午坐到一块,分享分享读书心得,多好。”

“...

【沙李沙/赵祁/侯海】天赐良缘(ABO)end

Summary:吴阿姨退休后热心于解决单身干部的个人问题。陆亦可已经控制不住她了。

WARN:

Alpha!沙瑞金/Alpha!李达康

Alpha!赵东来/Omega!祁同伟

Alpha!侯亮平/Alpha!陈海

“瞧瞧,瞧瞧!你们俩多般配啊!”

沙瑞金和李达康对视一眼,气氛有一些尴尬。

沙瑞金清清嗓子:“吴阿姨啊……”

李达康揉揉鼻子:“我们俩啊……”

沙瑞金续道:“都是Alpha……”

李达康点头,搓手,微笑:“他是Alpha,我也是Alpha。”

沙瑞金总结:“我们俩合适。”

“嘿!哪儿不合适了!”吴阿姨拍一拍桌子,有些生气,“你们俩这么大岁数了,又都是单身。性...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