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赵祁】你脑子瓦特了(三)

一定是哪里出了错。赵东来坐在床上陷入思索。

他的手机被设了开屏密码,毫不犹豫输进去0204*,果然成功解锁。

这是祁同伟的生日,而解锁后的壁纸甚至是祁同伟穿着警服的背影。赵东来满意地点头,他和祁同伟在一起了,他的记忆没有错。

那么错的就是祁同伟的态度。

他在装傻吗。

他想要趁着自己受伤和自己分手吗。

那么,赵东来的手指微微收紧,咽下一口唾液。

他为什么不能亲自来跟自己说清楚。

赵东来又给侯亮平打过去,说是上次没时间,错过了一起吃饭,这次他请客。

侯亮平怪纳闷,忍不住问:“说吧,想让我干嘛?”

赵东来不打磕巴,直说:“你把你学长叫上。”

侯亮平更纳闷:“你咋了?最近对祁同伟...

【赵祁】你脑子瓦特了(二)

赵东来感觉祁同伟在避着他,但他完全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

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单独跟祁同伟汇报,讲完以后他站在原地,看着祁同伟。

祁同伟皱眉:“东来局长还有事?”

赵东来说:“太有了。”

祁同伟道:“那你说。”

赵东来大大方方地问:“你这几天干嘛躲着我?”

祁同伟皱眉:“你说什么呢?”

“我上次英勇无畏,”赵东来挤挤眼,“脑袋受了伤,你没来看我就算了。”

祁同伟盯着他,缓缓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回桌子上。

“最近好像也一直不把我当回事儿。”

祁同伟笑了声:“东来局长辛苦了,是我这个做厅长的太忙,疏忽了没去探望。”

赵东来握了握拳,这不是他要听的话。

明明出任务前,祁同伟还系着围裙...

【主赵祁/涉及沙高李】你脑子瓦特了(一)


WARN:恋爱脑,狗血,OOC。不好意思。

赵东来只是在抓捕犯人时被他妈的一根不知道从哪儿飞出来的棒子给抡了一下后脑勺,这个世界就他妈的变了。

他在医院里睁开眼,眼前朦朦胧胧一个人影在晃,下意识伸出手去抓住:“厅长……”

对方手一抖:“赵东来你做梦了?什么营长?”

赵东来眨眨眼,视线恢复清明,原来是陆亦可好心来照顾他。

刚才在门口大夫沉重道,不好意思,但是我们尽力了。

急救灯啪地熄灭,王队长张口结舌,陆亦可如坠冰窟。

大夫说,轻微脑震荡,可能暂时失点儿忆。

侯亮平松一口气,我谢谢您,您是不是平时特爱看电视剧。

陆亦可小心翼翼观察赵东来。

他手上打着点滴,脸上忧心忡忡的,不知...

【沙祁】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

WARN:站街梗!和《戒烟》可以是同一个世界,算前传?


甜的!不甜不要钱!


图链请戳

ao3请戳


前尘往事,一番原委。月光下的自行车和白衬衫,跑了的嫖客,被抓住的穷学生。


祁同伟说:“原来是你。”


祁同伟说:“妈的。沙瑞金,你原来白嫖我这么些年也没给我钱!”


沙瑞金沉默一秒,


“我可以拿爱赔,行不行。”


END


“我可以拿做更多的爱赔。”


《戒烟》对比一下,我真是越来越亲妈(小白)了……


【沙高/侯海/李祁/祁赵】包办婚姻Ⅱ(一)

包办婚姻Ⅰ的番外写了一篇,因为每篇是不同的西皮,所以等全写完一起放出来以示公平哈哈哈。

第二部是演员AU。一如既往OOC。这次李祁/祁赵都有请注意,结局我还没想好(反正也不一定能写完)……

————————————————

导演宣布连日连夜拍摄这么久,大家都辛苦,今天休息。

侯亮平欢呼:“海子我前两天听小赵说从影视城出去右拐不远有一家香港十三座特别好吃!”

陈海说:“成,晚上去吃。”

侯亮平疑惑:“你还有啥事?”

陈海说:“李老师约我对对台词。”

“噢噢,”侯亮平不禁替好兄弟感到高兴,“行啊你!李老师那身份,主动约你对戏,可以可以。”

陈海感到一些不好意思:“他可能是怕我演不...

【沙祁高李孙皮侯海沙】前所未见

WARN:这不是四个西皮,是八个。

1.

祁同伟长得很好看。

红着眼角,舔自己额上汗水时,那副英俊面容毫无畏惧。情欲痕迹烧得自己肌肤发痒。

可惜人的皮囊与灵魂,终究不能全然相似。

沙瑞金点燃祁同伟落在他住所的烟,思绪随着烟雾散开。

2.

老天爷对我高低不错。

开枪的那一刻,祁同伟想起他上过的最后一节刑法课。

台上的人,温文尔雅,风华绝代。

淡然视线偶尔蹭过面前,像是放任自己做越界的陶醉好梦。

但是为什么,这么痛。

3.

在监狱里,高育良很少抄好了歌。

他一遍一遍地写黄仲则的诗。

君行尽是我行处,

一路见我题诗无。

写完,他便低低笑一笑,摞在一边。

后来高小凤...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十三/完)


【特别OOC】

医院,一间病房里。

消毒水味笼罩鼻腔,侯亮平咳嗽一声。

陈海惊醒,抬起头:“猴子?”

侯亮平刚醒,稍一动作,就感到腹部一阵疼痛:“哎呦……”

陈海握住他手:“别动,刚包扎好。”

侯亮平点头,看着陈海眼下熬出来的黑眼圈,和下巴上茂密的一片胡渣,露出笑意:“怎么瘦了。”

陈海愣愣地“嗯”了一声。

侯亮平说:“都抓起来了?”

陈海点点头,又摇摇头:“赵瑞龙抓了,赵立春也抓了。”

侯亮平问:“赵瑞余……”

“她挟持了梁璐,暂时在逃。”

侯亮平不相信:“怎么回事?学长不是去追了?”

陈海闷不吭声,给他掖好被角:“喝水吗?”

侯亮平审视他一会儿,严肃道:“海子。...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十一)


【这章沙高终于多了!但祁赵超标了,对不起达康素鸡_(:з」∠)_

【本文快结束了,开心。OOC!】


赵瑞龙生死边缘走一遭,此刻彻底崩溃。边抽纸巾擦身上沾的雨水混着湿泥和脸上挂的鼻涕合着眼泪,边坦白:


“我也不想贩|毒啊!家里大伯大婶叔叔阿姨们都唠叨——黄,沾就沾了;赌,碰就碰了;毒,就是我爸爸也摆不平……可是杜伯仲那狗日的摆了我一道!我欠了好多钱还不上,他找了黑帮把我绑到香港望北楼!我要是不贩这个毒,黑帮就要切我手指头!可我贩这个毒,要是让我姐和我爸知道,也非得打断我的腿……”


祁同伟冷哼一声:“现在看来,你二姐早就知道,也没打断你的腿。”


赵瑞龙黯然:...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十)


【你问我,最开始想未想过包办婚姻写到(十)。我说,真没有。】


沙瑞金把桌上那本《万历十五年》从头翻到尾。


该有线索……高育良那般头脑智慧,细腻筹划,总该留下什么线索。


沙瑞金又把书从尾翻到头。


书内是有些标记,但只是关于原文的延伸思索,也有些折角,但只是提醒精彩段落所在位置。


他不得不重重靠回椅背,颓然放弃。


你问白秘书,想未想过沙书记有一天会冒雨对着篮板狂砸,一个球也投不进篮筐。


白秘书捧着被领导第七次断然拒绝的透明雨衣,郁闷道这真是想不到。


侯亮平...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九)

【我不知道这章该怎么说……就……角色死亡预警

【网页打开应该有蜜汁BGM,客户端不知道有没有】


龙腾集团,小胡子凑到刘总耳边嘀咕几句。


刘总下令:“龙哥忙,这种事不用烦他。你找几个人把他儿子绑了。”


小胡子答应。


游乐场,蔡成功在花坛旁边吐得撕心裂肺。


陈海没办法,叮嘱他千万别动地,自己快步走到远处亭子买水。


再回来,花坛旁边只剩一位清洁工阿姨,蔡成功不见了。


阿姨面上布满寒霜与皱纹,边忍着恶臭清扫,边自言自语:“谁这么不道德,唉呀,命运不公呀……”


陈海无暇顾及,拔腿去追蔡成功,却不知该往何处。


市少年...

1 / 4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