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明楼/鹿兆鹏】逢

*就是个断章。

雨水接二连三落到深蓝色伞面上,沿着伞骨撑起的弧度欲坠未坠。

明楼鼻梁上架着的眼镜镜片上溅了一滴雨,实在无法忽视,他单手取下来用西装袖口里侧的软布蹭去,还是留下了浅浅一道痕迹,叫明楼迟疑不决,该不该干脆收起眼镜。

他看的清,鹿兆鹏站在不远处的一间店铺门口,头上戴着那顶事先约好的黑色毡帽。

他身穿的长衫肩部颜色已变得深了几许,店铺门口的棚子是不遮雨的。

汪曼春未被旗袍裹住的半截手臂出现在眼前,莹润白皙,手里托着一块白色的手帕。

“师哥,看什么呢。”

明楼接了过来,没有去擦眼镜,转而敛了眉目,低下身子去擦汪曼春耳畔被水染湿的几缕头发。

“看雨,要下一辈子似的。”

汪...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