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赵祁】你脑子瓦特了(三)

一定是哪里出了错。赵东来坐在床上陷入思索。

他的手机被设了开屏密码,毫不犹豫输进去0204*,果然成功解锁。

这是祁同伟的生日,而解锁后的壁纸甚至是祁同伟穿着警服的背影。赵东来满意地点头,他和祁同伟在一起了,他的记忆没有错。

那么错的就是祁同伟的态度。

他在装傻吗。

他想要趁着自己受伤和自己分手吗。

那么,赵东来的手指微微收紧,咽下一口唾液。

他为什么不能亲自来跟自己说清楚。



赵东来又给侯亮平打过去,说是上次没时间,错过了一起吃饭,这次他请客。

侯亮平怪纳闷,忍不住问:“说吧,想让我干嘛?”

赵东来不打磕巴,直说:“你把你学长叫上。”

侯亮平更纳闷:“你咋了?最近对祁同伟是不是有啥非分之想啊赵局长?”

“嗨。”赵东来摆摆手,想到侯亮平看不到,正要打个哈哈糊弄过去。

侯亮平却说:“祁同伟也老大不小的了还单着,我帮你也算是帮老学长,就这么定了。”

赵东来挂了电话心里竟有些美滋滋,就这么定了。


饭桌上一时尴尬得如同冷风过境,万物僵冻。

祁同伟一进来,看到赵东来扭头便要出去。

侯亮平起身再追已来不及,幸好他另外叫上了陈海,陈海来的迟了,正好与祁同伟在走廊狭路相逢。

陈海犹豫开口:“学长……”

祁同伟抬头瞥他一眼,视线有所软化,却仿佛泄露出一丝痛苦。

陈海说:“东来他……”

祁同伟说:“你告诉他,不要再戏弄我了。”

陈海也挫败地低头:“我听亮平说了他的伤,也许是失忆了。”

“失忆?”祁同伟反问道,“他倒是以为我失忆了吧。”

陈海没办法,只好劝他,一起进去,好好吃顿饭,又不会和赵东来独处。

侯亮平也已经赶上来,祁同伟看看两位学弟真诚的双眼,点头答应了。


赵东来站起身看着祁同伟走进来,目光里蓄满了柔情蜜意。

祁同伟只冷冷躲开。

赵东来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咱们厅长生气了。”

祁同伟摇头:“赵局长哪里会做错。我是生亮平的气,说好了汉东三杰吃顿饭,平白多了一位出来。”

侯亮平和陈海只好使出浑身解数调节气氛,祁同伟态度渐渐和缓下来。几个人原本就熟悉,赵东来如何也是祁同伟共事了几年下属,大家放开了喝起酒,聊聊往事,聊聊案子。

直至夜阑,侯亮平拖着陈海说要去外面抽根烟,陈海询问地看向祁同伟。

祁同伟没拦,低头继续喝他杯里的酒,视线凝在离得很近的水晶虾饺的琉璃碗盏里。

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两个人,赵东来心底蠢蠢欲动,想要问明白祁同伟到底为什么装作和自己没关系。

他还没来及开口,祁同伟先幽幽道:“赵东来,你之前脑袋被棒子抡到了?”

赵东来噗嗤一声笑出来,大大咧咧点头:“嗨,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是老天爷在逗我。”

祁同伟声音却冷峻:“那你失忆了吗?”

“没有。绝对没有。”赵东来立马斩钉截铁道。

他在心底想,如果说有,祁同伟说不定就会把他们俩在一起过这件事全然抹去。

祁同伟的眼睛黯淡下来,赵东来松一口气,祁大厅长无法得逞了。

祁同伟说:“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惹我?”



赵东来这次可真的生气了。

“我招惹你?是你这几天在故意挤兑我!”

他这火一窜上来,酒精助着威,站起身朝祁同伟走过去。

祁同伟原本坐着,这时一言不发放了杯子,也站起身来。

可他料错了赵东来的意图,本以为是面对面的无声对峙,没想到。

赵东来使足了力气,一把将祁同伟推到身后的墙面上,一手紧紧按压在他肩膀,一手抓住了他的胳臂往上压到头顶。

祁同伟始料未及,落了下风,皱着眉呼痛,反应过来便向前挣扎。

赵东来说:“我不会松手的。”

祁同伟难以置信:“你他妈疯了?!”

赵东来看着他眼睛里的震惊与慌乱,莫名也一阵心痛,这话仿佛似曾相识。

可他的脑子大概被酒精干扰,捕捉不到那熟悉感的源头,之后眨眨眼道:“是你疯了,才拒绝承认我们的关系。”

祁同伟张开嘴,想要反驳,赵东来已经亲上去,舌头长驱直入。里面的触感是熟悉的,他心里放下心来,这是他们常常共享氧气的时刻。祁同伟的嘴里有凛冽的酒味,舌面上和齿根还藏着若有若无的雪茄苦涩味道,赵东来心满意足地舔舐索取着,压着祁同伟肩膀的手刚一松开,祁同伟便不顾唇齿相连,向前一撞。

“嘶……”两个人都抽了一口气,赵东来的眼睛被祁同伟额头撞得流出泪来,祁同伟被压在头顶的手拉扯间扯痛了筋骨,剧痛无比。

赵东来趁他还没缓过劲儿来,已经更加用力地撞回去,把他贴到墙面,再也不留一丝挪动空间。他这下不再去亲那红润的唇,转而凑到祁同伟颈侧厮磨。祁同伟仍是转着头试图躲过,赵东来下意识咬了一口,祁同伟猛地一颤,瘫软下来。

赵东来心里很是得意,他们已经做过多少次了,他怎能不清楚祁同伟的敏感点。

TBC


评论(12)
热度(60)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