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赵祁】你脑子瓦特了(二)

赵东来感觉祁同伟在避着他,但他完全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

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单独跟祁同伟汇报,讲完以后他站在原地,看着祁同伟。

祁同伟皱眉:“东来局长还有事?”

赵东来说:“太有了。”

祁同伟道:“那你说。”

赵东来大大方方地问:“你这几天干嘛躲着我?”

祁同伟皱眉:“你说什么呢?”

“我上次英勇无畏,”赵东来挤挤眼,“脑袋受了伤,你没来看我就算了。”

祁同伟盯着他,缓缓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回桌子上。

“最近好像也一直不把我当回事儿。”

祁同伟笑了声:“东来局长辛苦了,是我这个做厅长的太忙,疏忽了没去探望。”

赵东来握了握拳,这不是他要听的话。

明明出任务前,祁同伟还系着围裙给自己做饭。

那时候,赵东来一边喝汤,一边想,他要和祁同伟一辈子这样绑在一块。

赵东来说:“你不会现在告诉我,咱们俩的关系就只是上下级吧?”

“难道不是吗,”祁同伟的目光深沉起来,扎在赵东来胸口,“赵局长?”

赵东来一下子气炸了,亲也亲过了,睡也睡过了,要不是政策不允许证也早领过了,怎么受了个伤,这个人就翻脸不认人了!

他心思一转,又道:“是不是我不顾自身安危去抓坏人,你生气了?”

祁同伟又笑出声:“赵局长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赵东来听着他话中的讽刺,心里难受,一下子挤上前,伸手把祁同伟禁锢在他的办公椅里。

“你听不懂?你有什么听不懂的?你他妈的失忆了还是怎么的!”

气急之下,赵东来下意识就去咬他的嘴唇,祁同伟呼痛出声,猛地推开他。

赵东来喘着气,倒退出去几步愣在原地,祁同伟使了很大力气。

仿佛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情分。




赵东来灰溜溜地走了,越想越不对劲,便给侯亮平打了电话。

他先问侯亮平,现在是2017年5月25日吗。

侯亮平想起来大夫的话,一下子紧张起来,赵局,你不会是失忆了吧?

赵东来说,你先告我是不是。

侯亮平说,是啊。

赵东来松一口气,那我没失忆,我都记得可清楚呢。

他还记得,祁同伟被人下了药,双眼迷蒙地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赵东来去敲门,里面传来闷闷的一声“滚”。

他担心出事,找高小琴要了备用钥匙闯进去。

祁同伟的眼角也红,耳朵也红,嘴唇也红,大敞着的衣襟露出来的那片胸口也红。

红色如同燎着了的火,蔓过祁同伟,一直烧到赵东来身上。

事后赵东来说我会对你负责的。

祁同伟还是闷闷地说滚,但是终究不一样了。



侯亮平接下来的话如同晴天霹雳。

赵东来脑袋嗡嗡震着,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他和祁同伟没有任何关系。

侯亮平还在疑惑:“怎么了?你跟我学长一直不熟吧,之前我说一起吃饭,你还推脱有事没来。”

“哦,也是。”赵东来回应道,“亮平……那我先挂了。”




TBC


评论(13)
热度(54)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