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主赵祁/涉及沙高李】你脑子瓦特了(一)


WARN:恋爱脑,狗血,OOC。不好意思。




赵东来只是在抓捕犯人时被他妈的一根不知道从哪儿飞出来的棒子给抡了一下后脑勺,这个世界就他妈的变了。

他在医院里睁开眼,眼前朦朦胧胧一个人影在晃,下意识伸出手去抓住:“厅长……”

对方手一抖:“赵东来你做梦了?什么营长?”

赵东来眨眨眼,视线恢复清明,原来是陆亦可好心来照顾他。

刚才在门口大夫沉重道,不好意思,但是我们尽力了。

急救灯啪地熄灭,王队长张口结舌,陆亦可如坠冰窟。

大夫说,轻微脑震荡,可能暂时失点儿忆。

侯亮平松一口气,我谢谢您,您是不是平时特爱看电视剧。


陆亦可小心翼翼观察赵东来。

他手上打着点滴,脸上忧心忡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陆亦可想到大夫说的短暂失忆,怀疑赵东来忘了之前的事,叫他:“哎哎,赵局长还知道我是谁吗?”

赵东来抬起眼皮,看着这个梳着马尾一身干练制服的女人,扯扯嘴角:“知道,你昨天还让我给你参谋写给高小琴的情书。”

陆亦可放心了,看来爱看电视剧的大夫医术是高明的,短暂失忆是不存在的。

赵东来突然问:“祁同伟哪儿去了?”

陆亦可“啊?”一声,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赵东来有点不好意思,又有一些生气似的哼哼唧唧:“他怎么不来看我?”

……陆亦可很想冲出门外把医生叫回来。

“祁厅长为啥来看你?你脑子瓦特了???”


祁同伟正跟高育良蹭饭,就见高育良对着响起来的手机视而不见,任它吵着也不去接。

祁同伟说:“咋了老师?好像是沙书记啊。”

高育良摇头:“吃你的饭。”

祁同伟说:“哦。”

祁同伟说:“老师,昨天沙瑞金问我——”

高育良啪地把筷子磕在碗上。

“——全省消防安全汇报会议安排的怎么样了。”

高育良默默重新拿起筷子,夹起一片混在土豆片里的姜。放进嘴里,细嚼慢咽,吃得斯文。

祁同伟眨眨眼,老师这是怎么了?脑子瓦特了?


沙瑞金觉得自己已经表现得很清楚十分清楚特别清楚不能更清楚了。

他说:“听说你不会打牌。”

李达康点头:“啊,打牌耽误时间。”

他说:“听说你朋友很少。”

李达康掰扯手指:“不少吧,王大路,易学*xi,赵东来……”

他说:“呃,听人家说你孤家寡人。”

李达康露出欣慰笑容:“佳佳要回国了。”

沙瑞金想,算了,我们还是来谈谈政事吧。

李达康这时候才恍然大悟似的,沙书记,我今晚有空。

沙瑞金心里别扭,摇头,我没空。

李达康走了以后白秘书才蹿过来:“沙书记,您……您……”

他“您”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沙瑞金自己也在琢磨:我脑子是不是瓦特了???



TBC




评论(12)
热度(61)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