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沙高/侯海/李祁/祁赵】包办婚姻Ⅱ(一)

包办婚姻Ⅰ的番外写了一篇,因为每篇是不同的西皮,所以等全写完一起放出来以示公平哈哈哈。

第二部是演员AU。一如既往OOC。这次李祁/祁赵都有请注意,结局我还没想好(反正也不一定能写完)……

————————————————

导演宣布连日连夜拍摄这么久,大家都辛苦,今天休息。

侯亮平欢呼:“海子我前两天听小赵说从影视城出去右拐不远有一家香港十三座特别好吃!”

陈海说:“成,晚上去吃。”

侯亮平疑惑:“你还有啥事?”

陈海说:“李老师约我对对台词。”

“噢噢,”侯亮平不禁替好兄弟感到高兴,“行啊你!李老师那身份,主动约你对戏,可以可以。”

陈海感到一些不好意思:“他可能是怕我演不出来感觉,耽误进度。”

侯亮平摇头:“我看不是。”

陈海问:“那是啥?你这猴脑子又灵了?”

“嘿嘿,”侯亮平笑一笑,“保密先。今晚你请客,我就告诉你!”

陈海瞪他:“明明你戏份比我多!薪酬比我高!”

侯亮平笑嘻嘻:“不然你小拳拳锤我胸口?”

陈海听了也真不含糊,抡起拳头虎虎生风对准侯亮平后背咚地一招震碎苍穹。

侯亮平,卒。



祁同伟去找高育良,想问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

他们当年曾是师徒,高育良待他着实不薄,这次在同一剧组聚首,他有心与老师叙叙旧情。

刚掀开休息室的帘子,沙瑞金裸着的后背就撞进眼里。

祁同伟的脸唰地通红:“不,不好意思……”

高育良沙哑低沉的声音闷闷地从沙瑞金身下传来:“同伟啊……”

祁同伟一个转身:“高老师沙前辈我先走了!”

高育良的声音被风吹散:“我和沙瑞金老师是在对戏啊同伟……”

祁同伟发誓一周以内再出现在老师休息室附近他就是只蠢哈士奇。



李达康找陈海练习的是祁同伟坠江那一场。

他要站在指挥室里,颓然,绝望,失魂落魄,腰板理应再也不能挺直,却还强硬地,如一杆旗般撑在原地。直到大家逐一离开,只剩下陈海。

他们按着剧本来了一次。

陈海模仿季昌明的角色,叹息着走了。

陈海模仿赵东来,握着对讲机大声安排警员迅速救援。

陈海模仿沙瑞金,安慰李达康两句,前往医院查看高育良情况。

陈海该演他自己了。

站立良久的李达康突然开口:“不对。”

陈海一愣,自己哪儿演错了。

李达康沮丧:“我演不出来。”

陈海大胆建议:“李老师,这样,您设想一下,您的角色刚刚发现自己原来爱着祁同伟的角色,祁同伟就坠江了。您是不是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后悔到想吐血?”

李达康摇头:“这个剧本太狗血了,不合理。”

陈海笑了:“都市纯爱剧嘛,还是ABO题材,现在小姑娘就爱看这种。”

李达康皱眉:“你是说我跟不上时代发展潮流了?”

陈海噎住,刚要反驳,李达康摆摆手。

“题材不重要。我就是不明白,我这个角色怎么会爱上祁同伟那个角色,明明不是一路人。”



晚上,导演听说侯亮平和陈海要去外面吃好的,提议干脆大家一起去。

李达康打个呵欠:“早点回来就行,还要研究剧本。”

赵瑞龙不理他那茬:“好啊好啊,大家都别跟我抢啊,这顿我请。”

祁同伟淡淡道:“没人跟赵公子抢。”

赵瑞龙得意:“大家都知道我不差钱哈。”

侯亮平小声腹诽:“仗着老赵有本事。”

陈海不动声色扯他衣角。

赵瑞龙假装没听见:“走走走,祁花花高前辈沙前辈都跟我车!”

祁同伟瞪他:“什么祁花花?!”

赵瑞龙捋一把头发:“你粉丝给你起的外号啊,你都不刷微博吗,你可是我的特别关……”

祁同伟咬牙:“不许,这么,叫。”

赵瑞龙再想说话,程度捞起祁同伟搭在椅背的外套递给他。

祁同伟接了,从衣架上拿下高育良的外套给高育良披上,半截想起先前休息室所见,手一抖,又稳住。

侯亮平给陈海戴手套,陈海躲开:“我有手。”

侯亮平笑:“就想帮你戴。”



香港十三座确实离影视城不远,地属偏僻,装饰朴实的店铺寥寥几桌,只有稀少客人。

赵瑞龙载着祁同伟高育良沙瑞金和硬挤上车的导演先到,豪气地对老板娘道:“来个大包间。”

老板娘梳着干练马尾,手上忙着掀开锅屉,间隙抬起眼皮瞅他:“我们这儿不是澡堂,没有大保健。”

沙瑞金高育良祁同伟和导演一齐噗嗤笑出声。

赵瑞龙吃瘪的样子很可爱,鼓起来的腮帮子好像锅屉里的小笼包。

祁同伟忍不住上手戳一戳,赵瑞龙还是气鼓鼓的样子。

祁同伟转身指着几张空桌子:“老板娘,我们手动拼下桌,可以吧?”

赵瑞龙的嘴角向上弯了微小的一点点,只有沙瑞金注意到。



来了这么一大帮人,香港十三座里一下变得热闹起来。

老板娘没有帮手,匆忙上了几盘辣鱼蛋,喊着你们别着急慢慢吃。

侯亮平他们步行溜达过来,应着没事没事有酒先喝着就行。

老板娘喊:“街头碗仔翅没有啦!”

赵瑞龙脸瞬间垮下来。

沙瑞金说:“那就换成豉椒蒸凤爪吧。”

祁同伟犹豫开口:“我记得老师不爱吃凤爪。”

高育良说:“没事,沙老师想吃就点。”

沙瑞金摇头:“不好意思高老师,我不知道。那就豉汁蒸排骨吧。”

赵瑞龙的眼biu地冒光。



天色渐暗,店铺风格模仿旧香港,光线昏暗,靠着墙上所挂李国龙香港风湿跌打医馆、香港药房、上海十三座发型屋和十三座宾馆的招牌发出的莹莹光芒照亮。

糯米鸡剥开粽叶,香味四溢;水晶虾饺晶莹剔透,虾仁饱满;小笼包热气腾腾,汁水香浓……

赵瑞龙喝酒上脸,苹果肌红彤彤。

祁同伟想着一会儿还得把车开走,自己只点了杯冻柠乐。

侯亮平想知道咸柠七什么味道,结果接受不了,整杯推给陈海:“海子,你尝尝。”

沙瑞金和李达康喝酒,高育良推说戒了,点了杯热饮,好立克。

酒酣饭饱,大家随意聊天。

导演说,大家这些天为了咱们《包办婚姻》这部戏太辛苦。

赵东来摆手,拍戏就是这样,我们的职业如此。

沙瑞金和季昌明赞同地点头。

祁同伟看到李达康撂下筷子以后半天不言语,掏出来眼镜戴上,就着微弱光线看起了剧本。

祁同伟拿出来手机打开手电筒:“我有点夜盲。”

侯亮平咽回去想说的话。

店里装饰的老旧大肚子电视机里播放着熟悉的旋律。

……

愿你此鹤可会知

细我衷心地说僧

黑凤梨

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

轻抚你

……

……




TBC





评论(15)
热度(96)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