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沙祁高李孙皮侯海沙】前所未见

WARN:这不是四个西皮,是八个。


1.

祁同伟长得很好看。

红着眼角,舔自己额上汗水时,那副英俊面容毫无畏惧。情欲痕迹烧得自己肌肤发痒。

可惜人的皮囊与灵魂,终究不能全然相似。

沙瑞金点燃祁同伟落在他住所的烟,思绪随着烟雾散开。

2.

老天爷对我高低不错。

开枪的那一刻,祁同伟想起他上过的最后一节刑法课。

台上的人,温文尔雅,风华绝代。

淡然视线偶尔蹭过面前,像是放任自己做越界的陶醉好梦。

但是为什么,这么痛。

3.

在监狱里,高育良很少抄好了歌。

他一遍一遍地写黄仲则的诗。

君行尽是我行处,

一路见我题诗无。

写完,他便低低笑一笑,摞在一边。

后来高小凤来看他,侯亮平和陈海也各自来看他。

李达康升了省长,传言中的沙李配成了现实。

他抄了前面几句。将那厚厚一摞纸张扔进垃圾篓。

来鸿去燕江千路,露宿风飞各朝暮。

多时相失万里云,忽又相逢不相顾。

4.

李达康下班以后会叫司机绕一条路回家。

经过市少年宫的时候,司机将车稳稳停在一棵大树的阴凉下。

孙连城不再穿西装夹皮包,他穿着领子褶皱衣角翘起的衬衣,被一群孩子包围着走出来。然后擦着鼻头汗水努力挤上公交车。

有一次孙连城的城市卡余额不够了,他摸遍了全身也没有零钱,灰溜溜下了车。

李达康的手搭到了车门上。

有好心的学生家长伸出头:“孙老师,上车吧,我送您。”

5.

小皮球向来坐不住。

他说:“孙叔叔热不热?老爸,空调开大点!”

他说:“孙叔叔你怎么还在冒汗呀?”

孙连城接过小皮球在书包侧面翻找出来的一包纸巾。

他在心底打自己巴掌。

孩子的双眼,明亮似星辰。

天上星辰,该极遥远。

6.

小皮球常常怀念那个曾陪自己跑步的人。

这个世界上,有大人,有小孩。

小时候,他不知道该把猴子叔叔放在哪个分类里。

他以为是因为侯亮平虽然是大人,却有着孩子心性。

长大了,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喜欢的人,非常喜欢的人,这样的分类。

7.

侯亮平很多年没有回到汉东。

他对谁都坦然,在祁同伟墓前喝酒大方道“学长我想你”,在玻璃窗背后对高育良诚恳道“老师好好表现”。

唯独对陈海,往事只能回味。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8.

陈海醒过来的时候是一个傍晚。

病房内没有开灯,沙瑞金坐在床侧。

陈海想到亡妻从前给小皮球念的童话故事。

王子跨越重重荆棘吻上公主的唇,公主睁开了眼。




END



评论(29)
热度(91)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