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十二)

【一写动作戏就打不住……这章3000+。我已经收拾细软。OOC。】




第一路人马,被拦在私人别墅门口。


门卫在门廊里躲雨,远远说:“干什么的!”


围江省警方掏出警官证。


门卫说:“知道这是谁的别墅吗?”


围江省警方上前一个擒拿:“费什么话。”


门卫的手撅在身后,嗷嗷叫疼,还在念:“哎哎哎你们有搜查证吗!”


警察叔叔想,没有也不能告诉你。




侯亮平觉得好冷。


时间一点点流逝,气温愈发降低,雨水带走了人身上的热乎气。


他左臂的伤已经不痛了,可是整条手臂都在无法控制地发抖。


赵瑞龙跪在雨里,望向他的二姐,赵瑞余。


赵瑞余问:“瑞龙,你这次想要什么?”


赵瑞龙说:“二姐,放过祁同伟吧。”


赵瑞余说:“不可能。”


赵瑞龙沉默,雨依然声势浩大,横亘在姐弟之间。


赵瑞余说:“你现在就算要从这里跳下去,我也不会放过这两个知道了我们秘密的人。何况,你愿意为了救一个Omega而死?我不相信。”


赵瑞龙沉默,然后缓缓道:“……确实不愿意。”


赵瑞余温柔道:“那你就快过来。”


赵瑞龙撑着地面,踉跄起身。




第二路人马,被堵在半路。


钱队长砸方向盘:“前面冲塌方了,怎么办?!”


王国风沉思,苦笑:“车开不过去,咱们现在只能走着去。”




赵瑞余使个眼色,侯亮平身后便走出一个黑衣人,把赵瑞龙带上赵瑞余身后的警车里。


祁同伟看着车门关闭,知道赵瑞龙虽然愿意救他,但也怕死。


幸好他怕死,不然,他又欠他一次。


他目光转回赵瑞余:“咱们俩现在枪口对着枪口。你知道我枪法,我不了解你。开枪的话,要么只有你死,要么我们都死。”


赵瑞余微微一笑:“那可不一定。”


她把枪口重新对准侯亮平。




第三路人马,乘了直升飞机。


雨势不减,单旋翼和尾桨冒险飞速转动。


梁璐说:“程主任,松手吧。”


程度说:“不好意思。”


梁璐叹气:“既然已经上来了,我就去看看。”


王队长摸摸口袋,心里想,但愿不要遇上雷电。




祁同伟持枪的手握紧,又松开。


侯亮平看不到身后情况,坚定道:“学长,这种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做。”


祁同伟不理他。


侯亮平生气:“你说过,如果有一天你被罪犯用枪指着,你希望……”


祁同伟闭上眼,再睁开。


他的手臂抬起,枪口朝天,拇指与枪分开。


侯亮平只能看到,赵瑞余露出笑意,也缓缓放下手中的枪。


侯亮平震惊,学长在做什么?!




围江省警方没有费力搜寻,高育良就在最大的那间卧室里。


赵立春坐在一旁,膝上搭着一本书。


封面上写着“万历十五年”。


赵立春微笑:“你们来的正好,汉东省的政法委书记倒在我家门口,刚巧被我救了。”


警察叔叔默不作声,掏出手铐,咔嚓锁在赵立春双手。


赵立春变了神色:“你们干什么?!”


高育良阖上眼:“老书记,不要挣扎了。”


赵立春说:“不可能!谁给你们下的命令?!”


指挥室里众人也很诧异,赵东来的声音响起:“是我。”




(闪回)沙瑞金与祁同伟秘密商谈几日后迎宾馆的试探时,高育良也约了赵东来见面。


高育良问:“有件事拜托赵局长,不知道赵局长信不信任我。”


赵东来道,您这是什么话,我怎么能不相信您。


高育良问:“当初你们安插在赵家的卧底,现在还能联系上吗?”


赵东来说,当然能。


高育良点头,有一件事要他帮忙。




赵立春暴怒:“你们没有证据!我什么也没做过!”


高育良说:“处理我胸前的子弹时,您不在。”


赵立春神色微变。


高育良笑:“缝了录音的东西进去——山水楼的王经理帮了个忙。”


高育良之前低声且认真地问,为什么安排他和沙瑞金结婚。


所以赵立春在读那本《万历十五年》之前,跟这个曾经的下属说了很多很多,很多不该说的秘密。


赵立春颓然,但仍喃喃:“你们没有权限抓我……”


沙瑞金站立大屏幕前,接过赵东来手中的对讲机:“不要管他说什么,不要管他是什么身份,先以蓄谋杀害汉东省委干部的名义拘捕。我替两省的千千万万百姓,拜托你们围江省警方了!”




情势突变,一切只发生在转瞬之间。


前一秒,祁同伟双手高举,做缴械投降状。


后一秒,祁同伟一个转身,枪口落下,两个黑衣人还未反应,便已大睁双眼,中弹倒地。


赵瑞余身后警车突然发动,同时撞向赵瑞余身后两个黑衣人,他们慌乱射出的子弹打偏,弹在地面,溅起朵朵水花。


赵瑞余抬枪,侯亮平已扑了上去。


驾驶席上,司机的脸惨白。


后排座椅,先前陪同赵瑞龙上车的黑衣人被打昏,歪倒在椅背上。赵瑞龙握着本在黑衣人手里的枪,抵在司机颈后。




螺旋桨发出巨响,逐渐接近翠屏山。


但直升飞机在空中徘徊良久,无处降落。


下方传来砰砰几声枪响。


梁璐跌跌撞撞到门口:“放梯子下去。”


王队长说:“不行!太危险!”


梁璐说:“你们把我带过来,又不让我下去?”


下方又是一声枪响。


程度焦急得站起,王队长嗨呀一声:“程主任你别动,我带她下去!”




小张老师和蔡英俊被困在麦当劳。


蔡英俊很快活:“老师,雨真大。”


小张老师望着外面瓢泼,轻声应了:“嗯。”


蔡英俊说:“老师,你是不是不开心?老师,我爸爸在哪里?”


小张老师回过神:“你爸爸在举报坏人,被检察院的叔叔保护起来了,没事的!”


蔡英俊问:“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小张老师摸摸口袋里的电影票。


今天,王队长发短信告知她,班里蔡英俊同学的爸爸被市局扣下了。


她说,孩子妈妈不管他,蔡英俊很可怜,晚上要不要一起带他去看电影,乐高蝙蝠侠。


王队长回复,好呀,小张老师:)


过一会,王队长又发来,不好意思小张老师,队里有任务:(




王国风和钱队长冒雨前行,路面坑坑洼洼,水下藏了冲下来的石块枯枝,一队人摸黑疾跑,摔了不知道多少跤。


终于看到远处红蓝闪烁灯光,心中正喜悦。


却听到砰砰枪声和祁同伟的悲怆喊声穿透雨幕。




祁同伟刚才相当于放弃射击赵瑞余。


在他冷静地击中身后两人,又坚决地解决掉赵瑞余身后那两个被车撞倒的黑衣人的过程里,他一直等待赵瑞余的枪击中自己。


可是并没有。


祁同伟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秒。


血从侯亮平的腹部溢出来,混在雨水里散开。


赵瑞龙的头伸出车窗:“姐!!快上车!!!”




祁同伟说:“侯亮平!你他妈给我挺住了!”


祁同伟说:“侯亮平!陈海还在等你回去!”


王国风和钱队长带着一队人围过来。


祁同伟对钱队长道:“小钱,交给你了!”


说罢返身,拽开那辆孤零零停在路中间的假警车的门。


钱队长与王国风对视,王国风点头:“交给我!你去帮他!”


祁同伟一脚油门,钱队长堪堪关上车门。




王队长抱着梁璐滚到地上。


梯子有多么湿滑,王队长就有多么害怕。


落地那一刻,王队长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耳朵贴着潮湿地面,传来轮胎摩擦地面的声响。


一辆警车出现在视野里,王队长正松一口气,却发现副驾驶赫然坐着赵瑞余!


他立马站起身,把梁璐推到路边,一个人挡在公路中间。


赵瑞余道:“别停车。”


司机收回要踩刹车的脚。


赵瑞余道:“停车!!”


司机猛地急刹。




祁同伟和钱队长很快追上来,车灯照亮前路。这是翠屏山背面的一个拐角。


王队长举枪,对准副驾驶上的赵瑞余。


祁同伟看到,梁璐一步一步,走到王队长面前。




王队长急道:“梁老师,您这是做什么?”


梁璐的声音疲惫:“是你们非要我来。”


王队长说:“您这样是阻挡我们办案!”


梁璐的态度似乎软了那么一秒。


王队长上前一步。


梁璐张开双臂,像老母鸡张开双翼保护它的孩子一样,挡住身后的假警车。


王队长朝天空开了一枪。




祁同伟和钱队长慢慢移动到前方车辆的侧后方。


钱队长走左路,祁同伟走右路。


赵瑞龙那侧车门刚刚打开,钱队长猛然上前,一肘击中他太阳穴。赵瑞龙被击晕,身子挂在车门上晃荡。


司机也推开门,一枪向后射出,噔地嵌入车门铁皮。


钱队长果断击中他脑门。




赵瑞余那侧车门一直不动。


祁同伟一步一步走上前,透过车窗,他能看到赵瑞余的双眼一眨不眨望向前方。


前方,是梁璐仍然张着双臂的背影。





……


原来她爱我。


如果不爱我,怎么肯为我挡枪。


赵瑞余的表情变得平静,柔和,美丽得无法描说。


那是被爱情滋润了的脸庞。


她想,这样的话,死也没什么可怕。





砰。


砰。


砰。


三声枪响。





王队长扑向崖边:“厅长——————————————!!”





梁璐垂下手,眨着眼睛。


赵瑞余愣在副驾驶。


钱队长站在警车左侧。


每个人都在想,老天爷啊,发生了什么。





雨不知不觉间停了。


钱队长反应过来,颤抖着手指向车的后排。


先前被赵瑞龙打昏的黑衣人,不知不觉间醒来。


他看到祁同伟就在窗外,手上的枪正对着赵瑞余。


他不需要赵瑞余的命令,已经做出保护主人的举动。


他隔着玻璃,朝祁同伟连开三枪。


距离那么近。


力度那么大。


声音那么响。


祁同伟没感到疼痛,他感到一阵迷茫。


他踉跄着后退一步,再一步。


他莫名其妙地想,一直以来,他都说没有谁可以标记他。


早知道应该告诉李达康,如果是被他标记,那也不是不可以。





雨既然止住了,乌云便尽数散去。


江面开阔,月悬中天,映得水面一片明亮。


一个人坠进去,就像那天陈海带着蔡成功混入热闹欢乐的游乐场。



就像一滴水,融入汪洋大海。






TBC






【跑路了。谢谢。】






评论(5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