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九)

【我不知道这章该怎么说……就……角色死亡预警

【网页打开应该有蜜汁BGM,客户端不知道有没有】





龙腾集团,小胡子凑到刘总耳边嘀咕几句。


刘总下令:“龙哥忙,这种事不用烦他。你找几个人把他儿子绑了。”


小胡子答应。




游乐场,蔡成功在花坛旁边吐得撕心裂肺。


陈海没办法,叮嘱他千万别动地,自己快步走到远处亭子买水。


再回来,花坛旁边只剩一位清洁工阿姨,蔡成功不见了。


阿姨面上布满寒霜与皱纹,边忍着恶臭清扫,边自言自语:“谁这么不道德,唉呀,命运不公呀……”


陈海无暇顾及,拔腿去追蔡成功,却不知该往何处。




市少年宫,孙连城带着孩子们看星星。


有男孩问:“晚上太阳去哪儿了?”


女孩笑:“这都不知道!太阳落山了。”


男孩不服气:“落在哪座山后面?”


女孩眨眨眼:“就是翠屏山吧。”


男孩笑:“瞎说,翠屏山后面是悬崖,我见过,悬崖底下只有江水。”


女孩抽抽鼻子,红了眼眶。


孙连城蹲下来,拉着男孩的手放到女孩肩膀上。


男孩低头:“你别哭呀。我,我错了。太阳是落在翠屏山后面。”


女孩破涕为笑:“孙老师,我们能用望远镜看到太阳的家在哪儿吗?”


孙连城点头:“当然。”




陈海颓丧地垂着头站立中央,季昌明不忍开口,赵东来踱步,沙瑞金握着笔沉思,李达康一会站一会坐。


“举报人丢了?就没了?消失了?”李达康耐不住,打破沉默。


陈海失落:“是我大意。”


口袋突然振动,叮咚一声。


他连忙掏出手机,屏幕亮着,赫然一条短信——救我儿子!


发信人是蔡成功。




新星小学二年级办公室,王队长穿着便衣风风火火闯进来。


“张老师,你们班蔡英俊现在在教室吗?”


年轻的小张老师看看警官证,有些慌了:“发生什么了?——今天是周二,下午孩子们都去兴趣小组,蔡英俊应该在市少年宫有课……”


王队长打断:“所以他不在学校?!”




市少年宫,顶楼的圆拱形观星室里。


孩子们颤抖哭泣。


孙连城抱头蹲在孩子们中间,瞪着双眼:“你们要干什么?!”


小小的蔡英俊被刀架着脖子,要往后缩,被黑衣人胸膛抵住,要往前移,锋利刀刃划破细嫩皮肉。无处可逃。


孙连城刚要站起,另一个黑衣人走过来,狠狠踹他一脚,孙连城应声倒下,捂着肚子呻吟。


“别他妈多管闲事。”


孙连城在地上呼呼喘气,暗自积蓄力量。


黑衣人拉扯着蔡英俊往屋外退,刚才和蔡英俊争吵的女孩放声大哭,分贝惊人,震得人人头皮发麻。


黑衣人厌烦,扭头道:“闭嘴!”


孙连城看准时机,猛然抡起身旁市少年宫价值12万的全新观星望远镜。


持刀的黑衣人闷哼一声,刀落地,人扑街。


小孩子们一拥而上,团团围住摆脱束缚、踉跄跑来的蔡英俊。


另一个黑衣人见势不妙,手飞快伸向后腰,竟掏出一把手枪来。


枪响与警察破门而入的声音几乎同时响彻在这圆形穹顶。




室外明亮,小张老师站在警车旁边,王队长拗不过她,不得已把她也带来。


蔡英俊受了惊吓,被孩子们围着走出来,看到熟悉亲切的老师,一下扑进怀里,默默流泪。


小张老师摸着孩子头发,轻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王队长离开人群,对着手机低吼:“救护车呢??拥堵?!绿色通道呢?!!你们他妈的马上!!!”




指挥室,全体面容冷峻,沉默笼罩了这里。


李达康猛然站起,留下一句“我去现场”。


无人回应,无人阻拦。


无人敢回应,无人愿阻拦。




新星小学二年一班的班主任小张老师,是一个多么善良温柔、善解人意、爱护学生的Beta。


曾经的区长,懒政不作为干部代表,市少年宫的临时指导老师孙连城,是一个多么可恶气人的Beta。


他安静地躺在画着一片星空的帷幕之下,睁着双眼,面容温和。身旁躺着那架价值12万的、被李达康斥责毫无意义的最新型观星望远镜。


他刚高中毕业时就分化了,如他所愿做了一个无色无味、十分平凡的Beta。


他没什么远大志向,只想踏踏实实做一点点,一点点也许能帮助到别人的小事。


他考上了公务员,每日勤勤恳恳,下班回家时抬头望一望蔚蓝天空上的闪烁群星,就感到日子美好,人生圆满。



他从未想过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刻,会如此惊天动地。


但他确实愿意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刻,能如此惊天动地。






李达康站在家里的阳台上,推开窗户。


他颤抖着手叼上一根烟,却发现口袋里的烟全都被孙连城的血浸湿了。


他推开祁同伟的房间,桌上有一盒雪茄。


他颤抖着手,未经主人允许拿起。




祁同伟也在吞云吐雾。


他还是惦记高育良的伤势,叫赵瑞龙安排他抽空见老高一面。


赵瑞龙挠头:“哥哥,能见我肯定让你见。可我现在也不知道老高在哪儿……”


祁同伟沉声:“你不知道?”


赵瑞龙塌下脸:“哥哥诶,你信我,我真不知道——我家老爷子安排的转移,连我都瞒着!”


祁同伟大惊,他能安心让高育良呆在赵家手里,就是因为至少对高育良的位置有所把握,借赵瑞龙的势力也能保障他安全。


现在高育良不知去向,怎么对沙瑞金交待!


他心底乱着,就接到李达康电话,“喂”了一声。


对面没有说话。


祁同伟问:“怎么了?”


李达康声音喑哑:“京州出了些事。”


祁同伟弹弹烟灰:“GDP掉了?”


李达康没回答。


祁同伟意识到事情严重,不再故作玩笑,只静静抽烟:“你说,我听着。”


李达康沉默良久,吐出一口气:“我抽了你的雪茄。”


“哦,”祁同伟吐出一个挺好看的烟圈,“我忘了带过来,现在还挺想它。”


李达康说:“你那里危险吗?”


祁同伟想说“我在酒店房间呢没危险”,但他心底知道李达康真正在问的不是这个。


“危险啊。”祁同伟笑笑,“李书记学会关心人了?”


信号不好,对面的声音夹着嘶嘶作响的干扰。


李达康说:“孙连城死了。”


祁同伟愣一愣,深吸一口烟,半天才道:“……我不会死的。如果你想问的是这个。”


李达康说:“祁厅长的话,我总是没法相信。”


祁同伟认真地一字一句道:“李达康,我保证,不会死的。”


“嗯。”李达康难得态度如此缓和。


祁同伟突然想起来:“你会抽雪茄吗?”


李达康沉默:“……说实话,剪坏了三根。”


“我操,”祁同伟皱眉,“你知道那一盒多少钱吗!”


“等你回来,能教我抽吗?”



祁同伟想,雷厉风行的李达康,一个在一群Alpha中挥斥方遒说一不二的铁血领袖,


声音竟然也能这么脆弱,这么不堪一击。


祁同伟笑得沙哑,很好听:“当然了,虽然官比您小,但也是你丈夫嘛。”






TBC






竟然把我自己写哭了(。)







评论(36)
热度(149)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