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八)


【本章傻白甜,OOC】


仍是夕阳下的山水楼,背后层林叠嶂郁郁葱葱,不时传出林涛涌动声响。

洋楼房顶中央部分的十字交叉处,巨大圆形穹顶默然凝望世间种种。

假如无神明,人们为何祈祷流泪、掏心跪拜。

假如有神明,为何人们都要失去、总会离开。




赵瑞余面容疲惫,额前碎发被晚风吹乱,缓慢上前一步:“瑞龙,爸爸来了。”

赵瑞龙倒抽一口冷气:“从北京飞过来?这么快!”

祁同伟心底一惊,脸上阴沉,一言不发。

这一次花斑虎未能照他要求解决沙瑞金,反而伤了一路提携帮扶、与他情义深重的老师。

虽然无法按原计划表明投诚诚意,让自己和侯亮平站得稳当些,但反而算赵家欠他一次。

他本以为赵瑞余态度能松软一些,不料她看过来的眼神仍然强硬,甚至含着一丝难以忽视的仇恨。

赵瑞余将随风飘舞的发丝捋到耳后:“祁厅长怎么也过来了?不怕让高育良知道你在围江?”

祁同伟挂念老师,可念及自己身份,此时合不该出现在这里。

“老高日后若是落下一点毛病,你们看着办。”声音刺透寒风,如刀如戟。

他思绪纷乱,无暇思考赵瑞余的恨意从何而来,狠下心转身离开。




赵立春隐在黑暗中,静静坐着。

赵瑞龙手伸向照明开关,被赵瑞余拦住。

赵瑞龙咳嗽一声。

赵立春睁眼:“他怎么样?”

赵瑞龙摸鼻子。

赵瑞余道:“高书记没事了。”

赵立春问:“怎么回事?”

赵瑞龙张口欲言。

赵立春摆手:“算了。”

“——他若是落下病根,你们看着办吧……”

他家老爷子真的是老了,赵瑞龙想。一句祁同伟说来冷峻尖利直刺心脏的威胁,他怎说得这般无力颓唐,像是一句预言。

赵瑞龙想起来李达康帮他写的作文《我的父亲》,那里面有一段李达康信笔创作,说自己小时候生病了,父亲日夜照顾,倒像是一株从深处枯萎的竹子,摇摇欲坠。

此时此景,对照后半句看来,李达康写得极妙。




高育良昏昏沉沉,陷在梦中。

他先是梦到陈海被车撞死,再是祁同伟被一枪爆头,最后沙瑞金胸口中弹。

朵朵血花绽放。幕后黑手是老书记赵立春。

他问:为什么。

他一遍遍问,无人回答。




陈海告诉侯亮平,龙腾集团曾购买过一笔巨额交易性金融资产,处置时借记的其他货币资金有过修改。原始凭证也已经找不到了。

侯亮平呆呆应了。

陈海察觉不对,问他怎么了。

侯亮平摇头,想到陈海看不到,哑声道:“高老师中弹了。”

陈海大惊:“什么!”

小胡子凑过来:“猴哥,刘总说有事要你去做。”

侯亮平突兀道:“……没空陪你看球。”

陈海了然:“球不重要,你先忙!”

侯亮平送高育良到山水楼时,门外早有一队医生护士等候。

高育良在转担架时被颠醒,看到站在一旁的侯亮平,张开嘴。

侯亮平没来及听清他在说什么。

很快他就收到赵瑞龙指示,让他别管山水楼这边,马上回公司处理事务。

他撂下陈海电话,甩甩头冷静下来,深知赵家大乱,正是取证良机。




沙瑞金被真正的安保一路护送回到京州。

李达康听说了沙瑞金涉险,高育良中弹的事,惴惴不安。

南流市警方派出大批警力暗中搜索,无功而返。

沙瑞金看起来很平静,桌子上甚至摆着一本书。

但空气中充满了失控的Alpha信息素,横冲直撞,瞒不过人。

李达康道:“祁同伟给我发了短信,让我告诉你高育良在赵家那儿,暂时应该安全。”

沙瑞金道:“可惜我们现在还没有和赵家撕破脸皮的资本。”

李达康道:“会没事的,他们三个都会没事的。总归邪不压正。”

沙瑞金点头:“邪不压正,但愿如此。”




侯亮平躲在洗手间给祁同伟打电话。

祁同伟接了,两个人都不说话。

最后侯亮平叹一口气,问:“来之前,你和沙书记商量好的?”

祁同伟道:“上面觉得老师有嫌疑……老师和沙书记结婚了。”

侯亮平震惊:“什么?!”

良久又道:“怪不得。”

假如坐在那里的是他和陈海,他也会舍命相救。

祁同伟道:“我知道老师没问题。猴子,我明明知道,才肯让沙书记试上一试……我明明知道。”

他声音痛苦煎熬。

侯亮平安慰他:“我闯了五个红灯,送医很及时。我看了,伤口的位置并不危险。”

祁同伟怔怔:“那就好。”

侯亮平想起重要的事:“对了!海子已经发现了龙腾集团账本里的问题,赵瑞龙现在也很信任我,我们离胜利不远了!”

祁同伟点头:“猴子,你千万注意安全。”

侯亮平轻笑:“学长也是,不然达康书记要发飙了。”

祁同伟想说,你们对我和他的关系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侯亮平抢道:“先不说了,他们让我去运货。”

祁同伟疑惑:“运货?什么货?赵瑞龙没跟我说过。”

侯亮平摇头:“不清楚,运了就知道。”




陈海顺着账目上那一处微小漏洞,查到大风厂老板蔡成功头上。

他正要叫陆亦可来办公室,陆亦可先敲门进来。

陈海道:“有什么事?”

陆亦可道:“有人匿名举报临省的龙腾集团老板赵瑞龙,但他说详细情况只告诉侯局长。”

陈海道:“我代表他。”

陆亦可笑眯眯:“我好说歹说他也不让步,非要找侯局长,我只好把平时偷拍你俩的照片发过去……”

“对方现在同意跟你谈,电话马上转进来。”

陈海无奈:“不是让你们都删了……”




陈海和举报人约在咖啡馆里见面。

他坐在最里面耐心等待,远远看到窗外来人正是蔡成功!

他心中一喜,却发现蔡成功身后有人尾随。

他马上给蔡成功发短信:别回头,有人跟。坐公交到游乐场,海盗船上谈。

游乐场,欢笑声,尖叫声,小孩子的哭泣声。

空气里,Alpha味,Omega味,甜甜的棉花糖味。

一个人混进来,如同一滴水融入汪洋大海。

陈海揉揉鼻子,坐到蔡成功身旁位置。

蔡成功在发抖,陈海以为他是对举报这件事感到紧张,给予一个鼓励的眼神。

海盗船缓缓启动,离开地面,加速上升。

陈海焦急:“你快说!我们只有5分钟!”

蔡成功松开捂嘴的双手:“我害怕我我我说不出话啊——”

陈海疑惑:“害怕什么?跟踪你的人我们已经甩开了……”

海盗船升至最高点,rou地降落,呼呼大风划过面庞。

但风声挡不住蔡成功的话,他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陈海发现,自己好像找了一个错误的接头地点。





TBC





评论(3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