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七)



 

终于摸到电脑了,搞个本章BGM,殉情记233

【沙高狗血虐身虐心戏码来了傻白甜和床戏都是假的,洒狗血才是窝本色】

【本章提及祁赵注意!OOC】




侯亮平小心埋伏几日,跟龙腾集团上上下下打好关系。


赵瑞龙对他很放心的样子,撒手不管,侯亮平向来善于交际,很快有了几个情报来源。


这一日气氛有些异样,他拉住一个说得上话的青年,询问发生什么事。


留着小胡子的青年知道眼前这人是老板赵瑞龙带来的,不敢不答,手竖在嘴前,小声道:“有活动。”


说罢匆匆离去。


侯亮平心底焦灼,打电话给祁同伟。


祁同伟淡淡道:“你别管,赵瑞龙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沙瑞金和高育良尽管自称是来观摩学习临省发展建设,身旁仍理所当然跟了一溜围江省的大小接待官员。


谈笑恭迎间,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入迎宾馆。


二楼雅间的窗帘开着,外面晴空万里。


对面一栋不该存在的高楼内,花斑虎擦拭瞄准镜。


穿得臃肿的沙瑞金抬头看一眼远处的闪光,默不作声地把手搭到高育良瘦削的右肩。




祁同伟在陪赵瑞龙打高尔夫。


太阳高照,两人都流了汗,赵瑞龙抬臂拿袖子擦了,看祁同伟也扯开了Polo衫上面几颗扣子,便拉他上小车到休息站。


休息站内,赵瑞龙大刺刺敞开双腿坐着,散出好闻的橘子香味。


位高权重的赵立春老书记,最小的这个儿子竟然是个Omega,传出去恐怕谁都要笑话。


祁同伟喝水掩饰笑容。


赵瑞龙浑然不觉,开口埋怨:“祁厅长真不够意思,背着我跟别人结了婚,到现在也不主动说一句。”


祁同伟道:“没办法,包办婚姻。”


“唉。”赵瑞龙叹气,他小时候上的高中离汉东大学很近,让他曾深深迷恋过这个路上遇到的英俊灿烂的Alpha,后来无意间撞破梁璐对祁同伟的追求,梁家对祁同伟使出的肮脏手段,仗义替他在赵立春面前说了几句,破了那一劫。因此成了朋友。


不做朋友,又能做什么。小小的赵瑞龙戳着试卷,画了一个粗眉毛的小人。他就要出国了,按照父亲和大姐的安排。


机场祁同伟竟赶来送他,赵瑞龙小公子第一次尝到真心的味道,那是一股燕麦啤酒的清甜,混着白衬衣上的香皂清香——“等等,哥哥,你也是Omega?!”


伴着飞机起飞的轰鸣,赵公子的第一次暗恋就这样无疾而终,令人怅惋。


“噗,我想起来你当时震惊的样子就想笑。”祁同伟转着手上水杯。


赵瑞龙仍在唉声叹气,想不到帮你躲开了梁璐,为此惹得我二姐生了好久的气……最后你还是没躲开李达康。


祁同伟还没反应过来,赵瑞龙又道:“他以前是我爸大秘,我了解我李哥,脾气那叫一个暴。有一次连着三天特大沙尘暴,他拉着一帮干部跑到户外,一边吃沙子一边吐沙子一边吼底下的人植树经费都用去哪儿了……嗨,不提这个。他对你准不好。”


祁同伟放下水杯摇头:“他工作时可能比较认真,私下里还挺好的。”


赵瑞龙:mmp,为什么好像吃了一口狗粮。




玻璃窗碎裂的时候,如惊雷炸响,众人惊茫无措。


上菜的服务员尖叫着摔了碟子,有人踢翻了凳子。


一切都像慢动作,在沙瑞金早有准备的观察视线中缓慢上演。


唯一与他预想中有所不同的,


是那句惊怆破音的“小心!!”,和高育良挡过来的身体。




赵瑞龙电话里叫侯亮平开车去迎宾馆后门。


侯亮平搞不懂什么意思,开在半路,猛然想起祁同伟来围江省第一晚那句“我要沙瑞金死”,想到目的地正是迎宾馆,不禁心惊胆战,双手难以控制方向盘。


他摇摇头,相信祁同伟自有理由,一脚油门踩下去,火速赶到迎宾馆背后的那条街巷。


万万没想到,被乔装打扮的保安和厨子从后门运上车的,竟然是他的老师高育良!


高育良右胸血迹斑斑,红色已然渗过衬衫和棉衣,仍在不断扩大面积。


侯亮平急红了眼,一把扯住最后上车的那个厨子:“怎么回事?”


对方扯下口罩和帽子,正巧是早上的那个小胡子。


小胡子松一口气:“猴哥,是你来接应我们啊……我还以为早上跟你说漏嘴,他们才有所防备。”


侯亮平急道:“什么有所防备?”


这时手机又在口袋中振动,侯亮平稳住手,摁下接听。


对面清晰地传来赵瑞龙的声音:“马上去山水楼,那儿有大夫。”




祁同伟砸了水杯。


玻璃碎片溅在地上,水流汩汩四散。


“我叫你们杀沙瑞金,高育良怎么会受伤?!”


赵瑞龙低着头任他骂,只是喃喃“对不起”。握着手机的指尖收紧发白,发出将要碎裂的咯吱声。




沙瑞金眼睁睁见着高育良被一队保安围住,然后被抬走,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消失。


窗边洒着玻璃碎片,晶莹剔透地闪着刺眼的光。


他缓慢地解开外套,脱下穿在里面的厚重防弹衣。


除了茫然,渐渐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悔恨。


他为什么……


他为什么没给高育良一丁点暗示,


他为什么非要试这一试才能相信。


他就算要试,


为什么不按祁同伟嘱托,给高育良也穿上防弹衣。




反贪局局长办公室。


偌大的房间里,摆着两张相对的办公桌。


一张空空如也,主人出任务,在临省围江卧底。


一张桌上堆满了文件,陈海奋笔疾书,突然惊呼一声。


他发现了龙腾集团账本里的一处漏洞,虽极不显眼,但终未逃过他那般细腻的双眼。


他激动地站起身,文件夹碰到前方的相框,相框站立不稳,向后倒去。


他伸出手,抓了个空。


相框咣当落地,表面玻璃裂开三条缝隙。


相片上,高育良坐在中间,祁同伟侯亮平陈海三人站立身旁。


四人正直坚毅的脸上,俱是挂着明亮笑容。





TBC





思来想去还是打上祁赵tag,因为后文还会有不小篇幅。但最后是李祁HE。








评论(3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