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沙高/侯海/李祁】包办婚姻(六)


【废话太多,剧情一半还没走完,窝有一种这篇能突破(十二)的不详预感……真要命……OOC注意!李祁电话play注意!】



程度哎呦一声拍脑门,心道这回真的完犊子。

李达康难得早睡,听到防盗门被咣咣砸响,很不情愿地下床,透过猫眼看到是程度,更气不打一处来。

“谁啊大半夜的敲敲敲,能敲出人民币和GDP啊。”

程度小声喊:“李书记,我程度,让我进去说!”

程度手里拿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一个盒子,盒子里装着几管抑制剂。

祁同伟落在办公室的抑制剂。

李达康问:“他一般什么时候发情?”

李达康说:“行了不用说了。”

他们俩的第一次,就是在两个月前的今天。




侯亮平很崩溃。

祁同伟身上都是酒味,但那其中明显混着一股餐桌上并没有的香甜啤酒味——他发情了。

侯亮平真的很崩溃。

他念着“达康书记我对不起你”,心一横,把祁同伟摔在床上。

祁同伟迷迷糊糊,浑身大汗只当是肝脾在勤勉解酒,浑然没意识到自己状况:“猴子你干嘛。”

侯亮平撸袖子,解扣子:“学长,对不住了……”

祁同伟猛地清醒,抓住床单,亮平你可不能犯糊涂!

侯亮平掏出手机,满脸正直:“……我要找人干你。”




沙瑞金夹起两片鲜蘑莴笋,送进嘴里慢慢咀嚼:“嗯,咸淡正好。”

高育良浅笑:“那就好。”

沙瑞金夹起一块土豆,送到高育良碗里:“尝尝我做的酱爆土豆丁,酱好像放多了。”

高育良咽下,摇头:“没有没有,酱香可口。”

沙瑞金放心,低头继续吃饭。

高育良盛了两碗紫菜蛋花汤,勺子在碗里搅荡,等待它变凉。

高育良随意道:“赵立春远在北京,子女呆在围江,隔的挺远。”

“嗯。”沙瑞金闷声回应,顿一顿道,“家里面,还是不谈工作的好,你说呢?”

他目光温和,高育良也温声应了,舀起汤喝。




祁同伟被侯亮平转了两圈锁,牢牢关在山水楼302室。

此刻室内气氛旖旎,祁同伟在床上蹭来蹭去,留下丝丝湿润痕迹。

但一闻便知,空气中只有Omega的诱人味道彷徨乱撞,没有Alpha信息素引领。

祁同伟脖子上露出青筋,咬牙切齿:“李达康你能不能带点感情!”

电话对面李达康更生气:“我怎么不带感情了!”

“你他妈让我捏/ru/头跟让我写报告似的!靠!”

祁同伟把电话摔到枕头上,哆哆嗦嗦在床头柜抽屉里找到一根按/mo/棒。

李达康叉着腰在卧室里来回踱步,他刚赶走程度,就接到侯亮平电话求助。

“你是他丈夫,只能靠你了书记!”

坐飞机赶过去是来不及也不可能的,李达康转天还有跟光明湖投资商的交流会,万分重要。

“你好好听我说,咳咳,你现在怎么样?”李达康耐着性子问。

无人应答,听筒里只传来深深浅浅的喘息声。

李达康心一紧:“祁同伟,你还好吗?”

“……好,呃着呢!”半响传来这么一句尾音突然拔高的回答。

抽屉里这根真他妈粗/长,山水楼的服务还能更贴心一点吗!

祁同伟的右手别在身后,小心控制着力度和角度戳弄,左手无力地抓紧枕套又松开,重新握住了手机。

“……你慢一点。”李达康嗓音低沉,顺着免提,被听筒放大,略微沙哑。

祁同伟心里想着慢你麻痹,手上动作还是不由自主跟着缓慢下来。




几日里风平浪静,侯亮平成功打入龙腾集团,按指示向沙瑞金单独汇报。

沙瑞金道:“很好,你们两个人都要小心。”

侯亮平犹豫半天,还是说:“沙书记,您也注意安全。”

沙瑞金笑笑:“我注意什么?你小子多想了,放心吧。”

侯亮平再要说话,沙瑞金道还有会开,先挂了。

侯亮平思来想去,给高育良打了电话。

“高书记,我是侯亮平。问您一件事,沙书记后天要来围江交流吗?”

高育良愣一愣:“还没有通知,我不清楚。”

他和沙瑞金的婚姻是秘密达成的,除了中央,下边没有人知道。沙瑞金的事,侯亮平怎么问到他这里来。

侯亮平也想到老师和沙瑞金不熟,点点头,那老师我们回来再聊。




祁同伟走了,公安口没人截胡,反贪局恢复了往日的劳碌状态。

陈海几日未刮胡子,面容憔悴。

林华华叽叽喳喳:“陈局,昨天晚上十点我路过咱反贪局,看你办公室灯还亮着。”

陈海点头:“有些资料要查。”

林华华关心道:“侯局不在家,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呀。”

陈海脸一红,面前文件翻到下一页,再翻一页:“林华华同志,交给你的侦查任务都做完了吗?”




祁同伟多年来靠抑制剂抵抗热潮,此刻一发/情,就像吃着炫迈口香糖喝雪碧,天翻地覆,停不下来。

李达康连着几天夹着手机呆在办公室里,刚到下班时间便准时回家。

秘书小金连接几个电话询问“李书记手机怎么老占线”,金秘书表示李书记醉心城市建设,实在是忙啊。

床铺吱呀,祁同伟沉沦欲/海,初次被李达康进入时的场景萦绕不去,此刻身后撞击的是真实肉体还是虚假幻觉,难以辨个分明。




沙瑞金看向高育良的视线复杂。

高育良刚刚又状似不经意地问他近期是否要去围江省。

“你怎么知道?”他面上无波无痕,尽力平复下翻腾思绪。

高育良失笑:“您官大一级压死人呐,密不透风。我这个政法委书记不得多打听一些,不然叫人耻笑。”

沙瑞金拍拍他肩膀:“正要通知你呢,这次去围江学习观摩,你也一起。”



TBC



(打滚求评论!另外下一章沙糕同行戏份就多了,海子的戏份在很久以后也会多的,他还在研究嘛!)



评论(30)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