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五)


【目前完全没有标题以外的其他任何CP,互动就是走剧情而已。】


龙腾集团前台大堂,金碧辉煌,格调颇俗。

赵瑞龙笑得露出大门牙:“祁哥哥,你可到了!”

侯亮平心底一惊,来前祁同伟并未说过他竟与这赵家公子熟识。

祁同伟面不改色,坦然道:“瑞龙啊,好久不见。”

赵瑞龙上前一步,要接过祁同伟手中行李,祁同伟让开。

赵瑞龙呵呵一笑,手顺势搭上他肩膀:“哥哥,弟弟我是抬头仰望北斗星,低头思念咱祁老厅啊。如今总算把你盼来了,走,咱去山水楼,我请客。”

祁同伟皱眉:“别太招摇,我背着高育良来的围江。”

侯亮平随机应变,在一旁拉住祁同伟。

赵瑞龙看一眼侯亮平,摆摆手:“我知道,咱们低调,低调。”




山水楼果然远离高楼大厦,位于围江省南流市西部的山畔,是一栋被层林遮掩,不太显眼的西式建筑。

夕阳西下,黄昏映着小洋楼前一位等候已久的佳人,十分夺人眼球。

不是高小琴,是赵瑞龙的二姐,赵瑞余。

赵瑞余气质出挑,笑得温婉,盈盈走近。

但侯亮平和祁同伟同时感到一股敌意——

这位明显十分强势的女性Alpha,正在毫不收敛地散发着含有攻击意味的信息素。

酒席之上,侯亮平不得不时刻留心身边这位学长的状态。

祁同伟仍然喷了Alpha香水,整个人散出一股轻浮的尼古丁和小苍兰味道。

但那浅淡味道正在被赵瑞余的信息素猛烈冲散。

侯亮平握拳,忍住Alpha反击的本能——Omega在这种Alpha环绕的境地,必然难以承受。

祁同伟显然还不知道林华华同志已然出卖了他,强作淡定地无视侯亮平警告的视线,笑着对赵家姐弟敬来的酒来者不拒。

祁同伟打定主意,自己虽然与赵瑞龙有些情分,但他二姐何等精明,未必肯完全信任自己。赵家不认识侯亮平,此次若想成功取证,只有把侯亮平这颗子弹安全打进去埋住。

谈笑声中,他将侯亮平介绍为自己手下,射击技巧、格斗水平均值得信赖,头脑更是灵活。不动声色地让赵瑞龙主动说出:“这么好的人才,我们龙腾正好缺一个。”

祁同伟暗喜,眼睛发亮,逃不过赵瑞余的仔细观察。

赵瑞余撂下酒杯,打量侯亮平:“祁厅长怎么想到向我们举贤推能了?”

赵瑞余曾指示弟弟派出高小琴这个风华绰约的绝世Omega,想要让祁同伟帮忙在汉东给撕开个口子,好让新公司上市顺利些,但这位祁检察长愣是不为所动。

祁同伟摇晃手中酒杯,仰头一饮而尽:“不是举贤推能,是资源共享。我要的东西,你们也得给我。”

赵瑞龙问:“你要什么?”

祁同伟笑笑。

侯亮平听清学长的每一个字,心中剧烈震荡,震惊不已。




李达康到市少年宫找孙连城,想看看这位懒政代表反思的如何。

孙连城带着几个孩子,站在圆形顶棚的暗室里。

“那个是恒星,是能自己发光的星体。”

孙连城是个Beta,做事向来不温不火,此时和孩子在一起,更是温温柔柔。

李达康叹气,这人哪有一点当众对着自己拍桌子闹辞职时的火气。

孙连城没注意到来了别人,或是假装看不见他,继续讲解:“古人以为恒星是固定在天上不会动的,所以叫它恒星。”

“但是其实它们一刻不停地在内部燃烧,一刻不停地转动前行。”

“它们大多只有一百万年的生命。内心烧的越缓慢的,寿命就越长;越是拼命燃烧的,寿命就越短暂。”

“它们死去的时候,因为距离我们太过遥远,所以仿佛无声无息。”

“小朋友们,希望你们每天抽出一些时间,透过望远镜看看它们。”

“不知道哪一天,我们以为永恒存在的星体,就会在这浩瀚宇宙里消失,全无痕迹,不复存在。”




陈海要来龙腾集团的资料仔细研究。

账面没什么问题,资产负债表上一溜零,现金流水好些页,这显然是一家规模宏大的企业。

赵瑞龙也没什么问题,海外留学归来,人虽然吊儿郎当,却似乎有一些经商天赋。

他的二姐……

陈海脑子里一闪而过零星画面,但太过细碎,把握不住。

赵瑞余,赵瑞余……

陈海努力回想,为什么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高育良想找营养水,那盆吊兰仍然病怏怏的,之前剪掉枯凋的那株并没能挽救它整体生长的颓势。

高育良没找到营养水,他在五斗橱的抽屉深处找到了一封推荐信。

那是一封向中央推荐他与沙瑞金结合的信,落款是赵立春的签名。

高育良眼神一暗,信纸轻飘飘滑回抽屉里。

沙瑞金他,原来早就知道了……

他为什么要放在这里,他想让自己知道他知道?还是另有其他用意?

高育良这些年来长袖善舞,在政坛树大根深,靠的是一颗七窍玲珑心,他何人心思看不穿,却有何人能看透他真实想法。

可偏偏面对他的这位上级,法律上的丈夫,高育良感到眼前像是隔了堵高大厚重的墙,对面是何情景,他半点也望不透。

他攀了梯子冒险上去,不知对面迎接的,会是花束,还是枪支。




碟碗见空,酒瓶歪倒。

祁同伟摇摇晃晃地被侯亮平搀走,餐桌上只剩赵家姐弟二人。

赵瑞龙挠挠头:“二姐,祁同伟刚才那是什么意思?咱们照不照做?”

赵瑞余沉思片刻道:“他说沙瑞金下周来围江交流,应该不会有假。”

赵瑞龙说:“你bei说那个,你就说,他真的想要……?”

赵瑞余心里有了计较:“他总不会拿那么大官的命冒险。”

她又瞪向自己的宝贝弟弟:“他是个Omega,你怎么不告诉我!”




刚才,祁同伟笑过之后,缓缓道:“有沙瑞金在,我的副省长永远干不上去。”

“我要你们杀了他。”




TBC



(赵二姐可以脑补俞飞鸿姐姐✪ω✪)



评论(2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