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三)


【这篇虽然基本傻白甜,但也是有主线剧情的(ง •̀_•́)ง接下来有一些伏笔请大家注意】

祁同伟心心念念的案子来了,前省委书记、现副国级干部赵立春涉嫌重大违纪。

沙瑞金环视四周,自然散发出Alpha信息素来。但那股味道并不具有攻击性,温厚敦实,只是沉稳地包围全场。

“……我们需要两位卧底,到赵家的公子、赵立春的小儿子赵瑞龙的龙腾集团深入调查,尽可能取证。我和几位领导同志商量了,人选有了眉目,不过还是征求你们的意见,有谁自愿去做这个卧底吗?”

李达康认真听着,没有动作。

侯亮平转着笔,低头思考。

陈海动动身子,咽下一口唾液。

祁同伟蠢蠢欲动,变拳为掌,高育良隔着桌子以眼神示意:接着听,沙瑞金话没说完。

沙瑞金果然继续道:“这个案子,会很艰难。在座的各位不能透出一点消息,我信任你们。两位卧底的境地肯定会更加危险,所以请大家慎重考虑后,私下来找我谈。”

散会,侯亮平搭住陈海的肩,凑近他耳朵小声商量着什么。

李达康瞥祁同伟一眼,祁同伟低头假装收拾。李达康打个招呼,径直走了,祁同伟躲到洗手间洗手,再隔得远远的跟在后面。

高育良收拾很久笔和纸张,终于会议室内只剩他与沙瑞金。

高育良问:“这次是动真格的?”

沙瑞金点头:“当然。”

高育良也点头:“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会全力配合。”

沙瑞金笑一笑:“走吧,坐我的车回去?”

走在高育良背后,他却深深盯着高育良的后背,露出复杂难明的神色。




自那日尴尬同居之后,祁同伟又是天天赖在省厅办公室。

这一晚程度来给他送晚饭,三鲜和白菜猪肉水饺,办公室却无人。

祁同伟约了沙瑞金私聊。

沙瑞金说:“你想好了?你才结婚不久……”

祁同伟猛点头,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贸然打断道:“人民是天,人民是地,舍小家为大家。相信李……达康也会理解。”

沙瑞金微笑:“其实,组织上原本便想派你去,可是李达康同志不同意。”

“为什么?”祁同伟瞪大眼,真心疑惑。

沙瑞金不以为意,以为他在装傻:“他当然担心你的安全。”

祁同伟脸一红。“担担担”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沙瑞金诚恳道:“你们刚刚结婚不久,可能还是缺乏沟通啊。你这一走,更是聚少离多。”

祁同伟坚定道:“没关系。我……”

他看向远方,想到他之所以伪装成一个Alpha,就是为了不受人侧目,不被人当摆件,堂堂正正漂漂亮亮地展示自己的能力。

他一个Omega,年年拿射击比赛第一名,比武大会差市局的纯Alpha赵东来一点,屈居第二位。

“这个卧底,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侯亮平说了同样的一句话。

他征询了陈海意见,陈海不反对,还鼓励他:“你是干检察的,比其他人了解如何取证才能给敌人致命一击。”

侯亮平把这话说给沙瑞金,沙瑞金深思一会儿,与他举杯相碰。

杯子里是武夷山的慈心园红茶,侯亮平一饮而尽:“好茶!”

沙瑞金说:“你高老师让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侯亮平笑:“老师什么都记得。”

沙瑞金摩挲杯沿:“是啊,他很念旧情呢。”




程度没等到祁同伟,等来了李达康。

程度讪笑:“我们厅长不在。李书记怎么有空来厅里?”

李达康冷面,冷眼,冷道:“他去哪儿了?”

程度想起祁同伟嘱托,谁也不能告诉,便闭口不言。

李达康知道了:“他去找沙瑞金了?”

程度:“不清楚。”

李达康生气:“他没告诉你?还是不让你说?”

程度:“不清楚。”

李达康问:“那他吃晚饭了吗?”

程度:“不清楚。”

程度:“……?”

李达康:“……”

两双眼同时望向办公桌上两盒香喷喷冒着热气的饺子,和旁边一小盒伴着蒜蓉和辣椒油的醋。

嗝。李达康面无表情,抽祁同伟桌上摆放整齐的餐巾纸擦嘴。

程度守在门口,唉声叹气。

祁同伟回来,肚子咕咕叫。

他边推门,边随意道:“晚饭吃什么?”

李达康在椅子上一个旋转,面向门口:“祁厅长又加班?你的饺子我替你尝了,三鲜的有点腻,白菜猪肉馅的还凑合。”

祁同伟深呼吸,握拳,猛地伸手——

把空盒和纸团扔进垃圾桶。

“您怎么来了。”

李达康想,明明只结婚一个月。

明明是包办婚姻。

明明不喜欢这个人。

……

为什么想到他要去卧底,竟然有些舍不得。

他垂下眼:“我来视察工作。”

为什么对着他,撒谎时,几十年来硬如磐石的心竟会轻微晃动。




高育良晚上拿出来橘子和苹果,递给沙瑞金橘子。

沙瑞金一边剥皮吐核一边看新闻,某某地某副省长被双规。

高育良持刀的手平稳,苹果皮一圈一圈连在一起顺着落进垃圾桶。

沙瑞金吃完第三个,想到应该给高育良留一个,暗自懊恼。

高育良把苹果切开一半,里面的心却是坏的。

他轻声叹气:“白削了。”

沙瑞金小时候是孤儿,垃圾箱里捡来的剩菜剩饭都吃过,随意道:“边上没坏的还能吃。”

高育良摇摇头,一起扔进了垃圾袋:“坏了就是坏了。”




侯亮平吻着陈海。

信息素在两人唇间脉脉流转,一个似晨间露珠无色无味却沾染了草叶的清香,一个似原始森林般混合了千万种林木浓郁味道。

陈海憋气,忍了会儿,实在缺氧才推开他的竹马。

陈海边呼呼喘气,边道:“你去围江省好好干,反贪局有我在。”

侯亮平点头:“听说学长和我一起去。”

陈海眼神黯然:“学长当年和我姐被迫分开,我姐至今单身,他也没能有个好归宿——李达康竟然同意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侯亮平笑:“你不是也批准我去。”

陈海摇摇头:“那不一样。”

侯亮平追问:“哪里不一样?”

陈海低头,又抬头,直直望进侯亮平心里。

“你刚来汉东不久,围江那边大约无人认识你,这是一则。”

“二则……我知道你是一定要去的。”

那还是大学的时候,侯亮平的文章在校内被女生们传阅。

陈海经过,好奇看了一眼,结尾处侯亮平一笔一划,慷然写下——

峰回路转处,我心如初。





TBC









评论(34)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