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二)


祁同伟躲在屋里换裤子加生闷气的当儿,李达康坐在餐厅,大大方方把桌上摆的鸭脖和素什锦一扫而光,顺便喝了一瓶旁边放着的,显然刚刚起开瓶盖的啤酒。

瓶口隐约有一股香甜清爽的味道萦绕,李达康咂摸咂摸,液体顺着喉咙咕咚咕咚下肚,很好喝,很满足。

祁同伟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从房间里溜出来,很生气,很他妈饿。

他蹑手蹑脚,对这组织分配的新房内部结构不太熟悉,黑暗里又看不清楚,频频磕头撞墙,暗想千万别吵醒隔壁房间那省委常委——

他们俩,一个曾经片叶不沾身的单身Alpha,一个曾经万花丛中过的恐婚Omega,虽然被上级安排结婚,成为夫夫关系。

但祁同伟内心里,是的的确确把李达康当爹供着的。

尽管他们婚前就已经上过床,有过非常尴尬的性爱经历……

停。祁同伟阻止自己脑海中重播那不堪回首的记忆,摸黑向冰箱继续行进。

路过书房,门没关,泻出光亮来。

祁同伟探头。

李达康抬眼。

“呦,祁厅长脑门怎么红了?这么大人晚上还撞墙玩儿哪,哈哈哈哈哈。”

祁同伟怒而摔门。

祁同伟忿忿离去。

祁同伟回来开门。

祁同伟恭敬道歉。

李达康摆摆手,呵个哈欠,继续做他的京州城市发展规划。




一大早,空气清新,鸟声喳喳。

沙瑞金被阳光照醒,翻个身,另半边床铺空空荡荡,且整整洁洁,像没有人躺过一样。

他踢着拖鞋,走出卧室,果然看到高育良在阳台摆弄花草。

窗户开着,柔风轻轻吹动阳台上的纱帘,映着高育良微微弯下去的背影。

鸟鸣止住,阳光消散,风停,心动。

沙瑞金想,组织下发的结婚对象个人档案里,“温文尔雅,风华绝代”,八个大字,一个不假。

高育良转身,愣住。

沙瑞金上身穿着工字背心,下面穿着家居大裤衩。

胸肌腹肌半腱肌肱二头肌……还有中间,在晨间奇妙地撑起来的地方……总体上来说,JI JI分明。

这个春光明媚的早上,省委书记和副书记上班路上都心生感慨:

他在家里,原来是这样的。




陈海不爱喝牛奶,侯亮平跟他一起坐在大福来早点铺里吃锅巴菜。

陈海剥着茶叶蛋:“猴子,你说缘分这东西多有意思。咱俩毕业以后就分开了,谁能想到现在竟然又在一起了。”

侯亮平放下碗:“你没想到?我可是天天想。”

陈海把光溜溜的蛋丢进侯亮平碗里:“……”

侯亮平笑着看他,眼睛里清澈似深山泉水,闪光如晴朗湖面。

陈海想,他的Alpha,脑力出众,体能佼然,心底还有一颗赤子之心,天生该为苍生护福祉,为天下守太平。

自己却是不该困他一生,只该退后一步,默然跟随。

总会有,跟不上的那一天吧。




林华华背了新包来上班,得意的很,向各个侦查员展示一番。

陆亦可看了,笑笑:“挺好看。周正卡里钱是不是都刷光了。”

周正没说话,林华华急眨眼,小声道:“别人买给我的。”

陆亦可呸呸呸,自知说错话,但又疑惑。

八卦是人类的天性,午休时她偷偷问林华华:“怎么回事?傍上大款了?”

林华华欲言又止。

陆亦可正想提醒林华华作为检察院的公务员,可不能被敌人的糖衣炮弹蒙骗。

林华华就说出了一个惊人的名字。

“哈?!祁同伟??!!”

林华华忙捂她嘴。

侯亮平路过,听到学长名字,站住不走了。

跟侯亮平一起路过的陈海,抱着保温杯,温柔道:“林华华同志,说出你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具体有多久呢,那是祁厅长和李书记结婚之前。当然,陈局和侯局当时也没结。

陈海插嘴:“那也不久,我俩刚结。另外,讲祁同伟,别扯我。”

林华华摇头:“不讲您不行。”

这事儿跟陈海也有关系。陈海是个单身多年的Omega,局里大家都很喜爱这位好脾气的娃娃脸局长,也很操心局长大人的终生大事。

祁同伟是陈海的学长,模样又好看,还是个嗷嗷散发浓郁强大信息素的Alpha,林华华心底蠢动,这对儿可以组个祁海西皮什么的。

林华华同志作为一处出色的侦查员,利用在陆亦可压迫下少得可怜的下班时间,尾随公安厅长祁同伟三周后。

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这个Alpha其实是个靠香水伪装的Omega,而且还是个没被人标记的Omega。

林华华同志很激动。

林华华同志露出马脚。

林华华同志被曾荣获个人一等功的优秀警察祁同伟当场抓获。

林华华很害怕。

林华华发现不对劲——

祁同伟这时已经发情了。

林华华作为一个女性Omega,什么也做不了,想要替他找人来,却被断然拒绝。

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幕。

祁同伟瞪着通红的眼,滚滚汗珠沿着俊朗的眉目落下。

他说,谁也不能标记我,谁也不能。




众人唏嘘不已。

侯亮平喃喃:“学长这些年来都如此强势,当年在学校也是风光无二,怎么会是……”

他感受到陈海张口欲言,忙拦住他:“海子,我不是那个意思。Omega有很多优点,我爱你,欣赏你的全部迷人之处,也尊重所有Omega。”

他又继续道:“可是学长他,他家境不好,在学校时怎么买得起Alpha香水?”

陈海苦笑:“应该是高老师送给他的,我曾见老师定期给他包装精美的盒子,还因此误会过他们的关系。”

侯亮平点头:“那倒说的通,学长一直和老师亲近,老师又慧眼识人,可能早就知道他的性别。”

陆亦可道:“华华,然后呢?祁同伟自己一个人怎么办?”

林华华叹气:“他赶我走,我也没办法。那是在宾馆门口,他身上的味道由于发情,完全散发出来,我都觉得很好闻……我担心他安全,在附近逛了会儿,后来看到李达康书记的车经过,可是开走了。前台的保安答应我会保障顾客安全,我就回家了。”

大家松一口气。

侯亮平坏笑:“说不定李达康又折回来过。”

陈海喝水:“想什么呢,编排领导可不好。”

陆亦可点头:“就是。二位领导听了这么久领导的领导的八卦,该打道回府了吧?”

林华华苦恼:“完,祁厅长让我保密的。唉,这包我现在还能不能背了……”

门外传来咳嗽声。

众人望去,季昌明站在门口:“上班时间,都在这屋干什么呢!”

侯亮平大声道:“开会称赞您领导有方!决策英明!”

众人哈哈大笑,作鸟兽散,只剩季昌明一个人纳闷,都怎么回事这是。



TBC


这章沙糕少了点,后面会补回来( ー̀εー́ )


评论(34)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