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沙高/侯海/李祁abo】包办婚姻(一)

沙糕邪教本身很好吃的,信我( ー̀εー́ )

【不好吃是我的错,OOC】

下班时间,反贪局人心欢腾。

林华华欢呼,雀跃:“哇塞,今天竟然不用加班!周正你上次答应陪我逛街,我正好看上一款包……”

周正挂着笑:“好好好,买买买。”

侯亮平风风火火出现,又风风火火消失。

陆亦可的一句“怎么了侯局”还未问出口,就看到另一位局长大人追出来。

“侯亮平你给我站住!”

侯亮平清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海子我错啦!”

错喔喔啦啊啊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回荡。



下班时间,公安厅气氛压抑。

程度默默低着头。

祁同伟开口:“上个月那个碎尸案……”

程度:“破了,还是沿着您提出的新方向。”

祁同伟:“河边那具无名尸?”

程度:“家属来认领了。”

祁同伟不死心:“我要不再去一趟交管大队。”

程度声音颤抖:“您这礼拜视察了四次,刘队长昨天一个劲问我是不是哪里惹到您了……”

祁同伟也挫败地低下头:“真的没有案子要办了?”

程度严肃诚恳道:“厅长,真没有了。”

祁同伟不说话了,手上握着的笔帽扣上笔杆,又拔下,又扣上。

嗑哒嗑嗒,开开合合,如此反复了十次。

程度忍不住了:“您就回家吧。”

祁同伟手上动作暂停。

程度见他态度松动,立刻加码:“我跟市委打听了,李达康这些日子也没回去,天天在办公室过夜!”




“回来了啊。”高育良从报纸后面抬起头,隔着镜片看向门口,正要起身。

“嗯。你坐你坐。”沙瑞金放下皮包,往下摆摆手,换上妥当摆在门口的拖鞋。

高育良又坐回去,扶了扶眼镜,报纸仔细叠好放到一边。

“饭做好了。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沙瑞金微笑:“刚在一起,总要磨合的。”

他拿起筷子,和高育良隔桌相对,筷子在桌上敲两下对齐,补充道:“何况我不挑食。”



祁同伟回家路上买了啤酒鸭脖素什锦,刚装了盘码好端上桌,啤酒起开盖,一仰头。

门口传来钥匙哗啦哗啦撞击门板的声音。

“咳咳咳咳咳……”祁同伟猛低头,啤酒呛进鼻子里,又从嘴里瓶里喷洒出来,裤子上湿了一片。

李达康愣在门口——

“!你怎么在家……”

祁同伟也想问,但无暇回复他,“咳咳咳咳咳”着冲进厕所。

李达康沉着脸,踏着“哒哒哒哒哒”响的皮鞋冲向阳台。

厕所里,水龙头哗哗响动,掩盖了其他声音。

“你他妈不是说李达康一直没回家吗程度?!”

阳台上,窗户被拉开,外面车水马龙,小轿车滴滴,自行车吱呀。

“金秘书,你不是告诉我祁同伟被一堆案子缠身最近不见影踪吗?!”

吃完饭,沙瑞金自觉去洗碗。

泡沫四溢,突然手一滑,碟子磕在池边,喀喇碎裂。

高育良的声音从书房悠悠传来:“沙书记,怎么了。”

沙瑞金敛目,手指冒出血珠,伸舌舔去。

“没什么。”

高育良晚上削水果,先削了个苹果,又削了个梨,沙瑞金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他走过去问:“吃哪个。”

沙瑞金抬头:“都行。”

高育良递过去梨,默默坐到沙瑞金身边。

沙瑞金往旁边挪挪,让出位置。

两个人安静地看了会儿新闻,一直到主播齐声说再见,高育良才开口。

“刚才看垃圾桶里有玻璃碎片,没剌破手吧?”

沙瑞金放回去遥控器,笑笑:“嗨,手滑了,没事。”



侯亮平努力地剥着螃蟹,然后强迫自己放到陈海面前的碗里。

陈海不动筷子,瞪他。

“哎呦喂,陈局长,我都说了我知道错了,蒸螃蟹给你赔罪——”侯亮平两手抱拳做讨好状,“您就行行好,吃一口呗。”

陈海早就心软了,此时顺驴下坡:“你错哪了?”

侯亮平塌下脸:“不该偷偷把你放在行李箱里的抑制剂拿走,害你出差时当着老季的面发,那啥,呃了。”

陈海脸一红,继续瞪他。

侯亮平笑嘻嘻:“抑制剂对身体不好嘛。我都说了,你需要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我立刻出现在你眼前!”

“那要是有任务要执行呢?”

“能有什么任务啊!咱们老学长不知道发什么疯,把咱检察院的活都抢走了,陆亦可现在都按时下班。你这次出差也是文职,我都提前调查好了。”

“……这次就算了,下次可千万别瞒着我。”陈海终于动了筷子,狠狠嚼吧嚼吧蟹肉。

“是,局长,哦不丈夫大人!”侯亮平解脱地从陈海碗里夹回一大块蟹黄:“唉我刚才就不该承认是我干的……”




祁同伟在厕所里小声:“咳咳,帮我拿一条裤子。”

“咳,李书记,帮忙。”

“达康书记,拿一下我衣柜里的……”

他还没练习好怎么说,厕所门骤然被咚咚敲响。

“祁同伟,你在里面吗!”李达康急火火的声音。

祁同伟清清嗓子:“……在。”

李达康砰砰拍门:“你快出来,我要上厕所!”




高育良和沙瑞金靠在一张床的两边。

台灯亮着,高育良仍在看书,沙瑞金在看文件。

高育良突然打了个哈欠,摘下眼镜揉揉眼。

沙瑞金道:“我也困了,咱们睡吧。”

高育良点点头,放好手上翻了几百遍的《万历十五年》。

台灯熄灭,两人在一张床的两端躺好,中间隔了老远。

夜深人静,呼吸声此起彼伏,平稳顺和。




侯亮平翻个身,抱住陈海。

陈海挪了挪,换个更舒服的姿势。

侯亮平感慨:“海子,我真感谢上级这包办婚姻,把我从北京调到汉东来。”

让他遇到他,让一颗心与另一颗心紧紧相依,让一个Alpha找到了他此生唯一的Omega。

陈海迷迷糊糊点头,嗯,感谢包办婚姻……




祁同伟躺在自己床上,想到先前李达康看着自己裤子上可疑的水渍,露出“你尿裤子了吗”的疑问表情…………

就他妈很他妈的想骂他妈的街。





TBC




目前就是一对相敬如宾,一对甜蜜幸福,一对……心灵和身体都还不能接受组织上的乱(bao)点(ban)鸳(hun)鸯(yin)谱

(「・ω・)「




评论(70)
热度(229)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