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赵祁】尘埃落地


李达康对京州市公安局长赵东来的信任,半是出于熟知底细的了解,半是出于识破人心的透彻。赵东来这个人,做事有分寸。

其实赵局长年轻时也曾是热血上头便冲动难控的愣头青。当年省公安队伍比武大会上,手把手带他的前辈被人从单杠上撂下来,他第一个沉着脸冲上场地。

“我操你妈,下来。”赵东来咬牙。

对面的人没理他,继续攀上一面障碍墙,终点近在眼前,谁也不想为意外负责。

赵东来的突然闯入,引起观赛台一片混乱,有人叫着“干他”,有人叫着“别捣乱”,嘈杂声音盖住了裁判急促的哨音。

赵东来当下也两三脚攀上去,抓住对方军绿背心的后襟往下一扯。

没想到对方并未抵抗,就那样直直摔下去,后背重重砸到软垫上,身体又被弹起,再落下。

赵东来的手向下垂着,什么也没握到。


前辈没受伤,那人却退了后面的所有项目。前辈在没人的操场上狠狠骂赵东来:“你脑子有毛病吧?!你知道人家是什么人吗?那是刚从毒巢归来的大英雄!身中三弹伤还没好全!”

赵东来嘟囔:“他耍手段……他,他把你从单杠上往下拽……”

前辈叹气,是,他是做错了,那你便用同样手段惩罚他吗?

赵东来挺直了背,是。

那谁来惩罚你呢?前辈缓慢道。这句话后来叫赵东来思考了很久。

赵东来有时候会想,他愿意被那个独闯毒巢的大英雄也扯下来一次,摔下来一次,好扯平了,谁也不欠谁。有时候又觉得,他本来也不欠那个人。

但是当年那个大英雄身上的枪伤开裂,血迹漫过绷带,染脏了军绿背心和浅黄垫子。这场景如夏日蚊虫般顽固,常常骚扰入梦。

赵东来在黑夜中辗转反侧时经常思索,当时那人究竟是说了“是我输了”才转身去了医务室,还是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


后来和祁同伟共事,赵东来见这位升迁迅速的领导并无对陈年旧事的特别反应,心中松一口气的同时却又隐约失落。

“您是贵人多忘事啊。”他不小心,让半真半假的讽刺和若有若无的试探溜出口来。

祁同伟皱眉:“东来队长,你说什么?”

赵东来便笑着摇头,案子啊,说好了今晚向您汇报。

哦,还真是忘了。祁同伟面无表情,本来跟健身房约好了,不过还是案子重要。你说吧。

后来不知怎么两个人一起到了健身房。老板对祁同伟有特别照顾,健身房没有旁人,一排排跑步机上空空荡荡。

空气中飘着尘埃,祁同伟缓慢跑着,赵东来站在一旁,站得笔直,像一棵树扎了根,像一把刀插进土。

他汇报完了,沉默一会,冷不丁道:“今年的比武大会,我报名了。”

祁同伟顿一顿,继续踏在仿佛永不停止的履带上:“祝你拿到第一名。”


陆亦可在查案间隙忽悠他:“赵局长,我真佩服您。”

赵东来听了面上美滋滋,心底知道肯定哪里不对,陆亦可哪会真心夸他。

“您看您这墙上挂的,全省公安队伍比武大会,第一名!啧啧,哎呀,就怕别人看不到啊,放在正中间。”

赵东来笑一笑,亦可儿啊,我就这毛病,爱显摆。但我放在正中间的明明是二零零一年第一届中级警官警衔晋升培训班结业合影,你讲话不够客观,容易被人抓到把柄。

陆亦可听了,就仔细凑上前去看,哎呦,赵局长,甭说,您年轻时可以,还挺帅。脸没那么方。

赵东来这次是真的美滋滋,你知道我是哪个?

最后一排左数第六个嘛,陆亦可说,傻大个,太显眼了。

赵东来笑笑,你再看看,里面还有熟人,也特别显眼。

陆亦可盯了半天,却谁也没找到,控诉赵东来骗人。

赵东来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上次侯亮平,上上次李达康,他们都没看到。难道就只有自己觉得,第一排指导教官里的那个人,实在是格外显眼。


赵东来猜到祁同伟跟上面的高官私下里有交易,不然即使他功劳赫赫,也还是太过年轻了,不该升的那么快那么顺利。

但他没想到祁同伟连手底下的人也不放过。丁义珍逃了,他只是提出陪厅长来盘拳击换换心思,没想到祁同伟穿着蓝色柔软运动背心,倒在穿着一身红色的自己身下。

两个人气息不稳。祁同伟的手搭在赵东来肩上,我输了,赵局长想做什么都可以。

赵东来突然就很生气:“我真正想做的,是抓住你。”

在你掉下去的时候,在你坠落的时候……很多年前,就想要抓住你,他想。

祁同伟愣住,笑着叹气,赵东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把一个公安厅长,当做了犯罪嫌疑人?

赵东来从地上爬起来,捞起毛巾擦脸上的汗。

“您误会了。”

他向躺在地上的祁同伟伸出手,但祁同伟没有握住。

他收回空空如也的手。


一声枪响,祁同伟在孤鹰岭吞弹自尽。

大家满意而舒畅地笑起来,尘埃落定。

赵东来的心里如走马观花,一时闪过无数画面。

他想起很多年前,祁同伟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挨赶来探望的高育良的训。

祁同伟啊祁同伟,你说说你,伤还没好就去参加什么比武大会,一点分寸也没有。梁书记态度刚刚缓和一点……

年轻的赵东来站在门口,冒失地推开了门。

高育良转身看他,他被前辈硬逼过来,心有不平,闷闷开口,我来向缉毒英雄致歉。

祁同伟躺在病床上笑起来,隔着高育良的背影对他用口型讲:

没关系。


赵东来跟大家一起笑起来。

尘埃在阳光下飘荡久了,终会在暗室里稳稳落地。

他大概,什么也无法阻挡。


END


不是单箭头,另有祁同伟视角,可能会在后面和其他几位太太出的一本赵祁小料里与大家见面😝

评论(15)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