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双书记/沙祁】地铁(二)


WARN:真的OOC。两对都是无差。

第二天早上,高育良对自己的举动感到莫名其妙。

他戴着黑框近视眼镜,包里背着花镜、课本、教案和水杯。

这些都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他又多坐了两站,然后去倒对面的返向地铁。

他知道这并非出于无聊,也非一时冲动,这背后藏着一粒深埋巨石之下的种子。但他平日里栽花养草,种树育人,见惯了风风雨雨,看熟了人情世故,却从未见过这样奇异的品种。所以他罕见地感到茫然。

上了那节车厢,前一天那个男人还坐在相同的地方,靠着玻璃格挡,抱着公文包一动不动,垂着眼皮,大脑陷入思考的样子。

高育良朝他衬衣领口上胡乱系着的领带瞥了一眼,轻轻咳嗽两声。

他向来并不好为人师,有学生来问问题他便解答,没人来问他便自己看书。

此刻他却再一次升起一股出声提醒的冲动,这冲动像一头小兽般在他波澜不惊的心底蠢蠢跳跃。

广播在这时插入,汉东大学站到了。

那男人抬起头,接着站起身。

他的视线就这样从略高处砸到高育良额头,令他莫名感到一阵发痒。

他认出他来了。

他们再次沉默地前后走过闸机,走出同一个出口。

等高育良快要拐弯的时候,回头望去,那个步履如风的男人已经消失了。


沙瑞金没看到那个年轻警察。

他正想着说不定那人没上这趟地铁,或是进了别的车厢,再或是今天休假,就看到身前的车载小电视四方的屏幕上,在播报昨日深夜本市的扫黄重举。

经横石区市民举报,本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雷霆出击,扫灭了一个黄色窝点,……

沙瑞金忍不住微笑起来。

说不定那小子就是治安大队扫黄的。昨晚也算是立了一功。

他下车时想起,昨天的孕妇也没看到。

挺好,大概是家里人怕挤着。


TBC

评论(11)
热度(67)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