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赵祁】战役(end)


赵东来发现一个问题。

祁同伟固然是个举手投足间英俊迷人风流潇洒的好情人,但他从来不说“我爱你”。

不仅仅是这三个字的问题,与之表达类似感情的诸如“喜欢”“想念”等词语,他也从来没在祁同伟的嘴里听到过。

赵东来由此想到,每次性事结束,他伏在祁同伟身上,蹭着他的下巴念叨“我爱你”的时候,祁同伟都是一脸不耐烦地推开他,转个身说“睡吧”。

赵东来有些生气了。他觉得这大概是祁同伟设给自己的一种屏障,他得想办法打破它。


赵东来想到的第一个方法是邀请祁同伟参加读书会。

“……读书会?”眼前的情人睁大了眼睛怀疑地瞪着自己。

赵东来点点头:“嗯哪,大家下午坐到一块,分享分享读书心得,多好。”

“你开什么玩笑?我还有一堆会要开一堆案子没结去参加你那什么破读书会?我脑子有毛病还是你脑子有毛病还是咱俩脑子都有毛病啊?”祁大厅长不打磕巴掷地有声地说出来一大长串儿。

赵东来局长听明白了,中心思想就是俩字,没门。


赵东来想到的第二个方法是给祁同伟写情书。

他在字里行间极尽肉麻腻歪之所能,信里充斥着“我爱你”“我想你”“我喜欢你”“我心悦你”“你就是我唯一的领导”“我的心为你而跳”等赵东来自己念着都忍不住起鸡皮疙瘩的句子。希望以此激发祁同伟的语言表白潜力。

转天一早,赵东来在上班路上投进了家门口的邮政信箱。

祁同伟肯定收到了。收发室的警察小刘保证他把一个粉色的信封放在了祁厅长桌子上,还忍不住瞅了封面上画着的红色小心心几眼。

但祁同伟毫无反应,回到家吃完饭看了会儿报纸和电视就洗澡上床睡觉了。

赵东来在黑暗中唉声叹气。

祁同伟翻个身:“东来,别吵。”

赵东来在心底里唉声叹气。


赵东来想到的第三个方法是——他没想到第三个方法,他只是赌气地想:你祁大厅长不说,我赵东来也不说。

他们的性爱向来如同一场战役,天雷勾动地火,撕咬与争斗,压制与逃脱压制,擒拿与被擒拿。

最后祁同伟取得了短暂的上风,他气喘吁吁地骑在赵东来身上,前后摆动着,深浅起伏着,挑衅般说出一句“东来局长最近身手不行了啊”。

赵东来的手困住他的腰挺动起来,回以“祁厅年纪也不小了我怕您伤着”。

祁同伟气喘不匀,虽然生气,却只能啊啊唔唔的,说不出反驳的话语。

到最后,赵东来还是把祁同伟压在身下达到了高潮。

他舔去祁同伟鼻尖的汗珠,按往常的习惯,他差点脱口而出“我爱你”来。

他顿一顿,忍住什么也没说,翻身躺在祁同伟身边,先一步道:“睡吧厅长。”

黑暗中,身边的人好像愣了愣,赵东来心里很得意。


第二天,赵东来局长在自己办公室的桌子上发现了一个白色信封。

里面的信纸上只有一个称呼,一行字,一个落款。

「东来:

    我也爱你。手头的案子结束我会去参加你的读书会。

                                                         祁同伟」

赵东来又拿起信封,背面的邮戳清晰可辨,发信时间是两天前。



END


评论(23)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