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李祁]跌入红尘(end)

WARN:一辆破三轮,也许是《防不胜防》之后的某个时间点。


李达康没想到这次去慈福寺考察,沙瑞金派了祁同伟和他一起。

刚下过雨,山里阴冷,庙宇附近却似有佛家福荫,微风轻拂,温暖怡人。

李达康和祁同伟深一脚浅一脚地踏过泥泞,进入山寺正门。

有寺内住持等在门前迎接,祁同伟已经踏前一步,脱口便是几句招呼逢迎。

住持低头浅笑,面目平和,厅长不必多礼了,请这边走吧。

多礼等于多此一举等于脑子有毛病,李达康盯着祁同伟的背影腹诽。

住持带他们来到寺内,佛殿之前建有佛塔,供奉佛舍利。这就是“浮屠”。

李达康站住脚,抬头认真看着。

祁同伟也停下来:“达康书记,怎么了?”

李达康神色黯然,低声喃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是想起了当年和易学习王大路开会修路时,死去的那位村干部。

祁同伟已经从高育良那里知道了这件往事,此刻站立一旁,不知作何言语。

这是一个十分清静的山间古刹,住持解释,我们这里挂单很少开放,一般不允许居士或游客过夜的。他递给李达康和祁同伟两张挂单证明,二位的入住手续已经提前办好了。寺里住宿条件简陋,二位领导多担待。

祁同伟忙道:“不简陋不简陋——我们家里也是一样,一张床足矣。”

李达康笑呵呵:“一张床可不行,恐怕得要两张床。”

祁同伟噎住,住持笑出声:“哈哈哈,施主说笑了。”


寺内建有对称的钟楼和鼓楼,雨后空气清新,李达康和祁同伟随意逛逛,闲聊几句庙宇建筑的精妙。

山中似乎蕴满灵气,没有外人在旁,祁同伟卸下了长袖善舞的外壳,放松走着,不小心踩到一处水洼,口中惊呼出声:“哎呀!”

李达康下意识拉他胳膊一把,祁同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红着借力站稳:“谢谢达康书记。”

这样的祁同伟确实不讨人厌恶,甚至有些可爱,李达康想。怪不得不管捅了多大篓子,高育良对他还是处处维护时时提携。

到了晚上,祁同伟和李达康早早便睡下。在寺院住宿要遵守寺院规矩,出家人早上起的很早,早上要诵早课,大部分僧人四点以前就起来,所以睡觉时间也很早。

李达康平躺在自己的床上,闭眼歇着。他平时总要工作到一两点才睡觉,这么早心安不下,困意不来找他。

祁同伟也没睡,还一个劲翻身。李达康懒懒开口:“祁厅长,受不了屋子里有外人啊?”

祁同伟没回答,但是也平躺好,不动换了。

空气静谧了很久,李达康听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困意终于来袭,眼皮沉重起来。

他在沉入睡眠的前一刻,听到身旁传来一丝微弱的呻吟,他没在意,以为自己听错了,下一秒,祁同伟又小声唤出一个名字。

李达康知道祁同伟之前脸红时想到什么了。


李达康被关于前妻欧阳菁的梦困扰,睡不踏实。突然从梦中惊醒,睁开眼周围还是一片昏暗,大概有三四点钟了。他揉揉脸,坐起来。

祁同伟的床上空荡荡的。

李达康吓一跳,脑子里瞬间出现好几种可能:祁同伟缉毒时抓过的人?做检察长时查办的人?还是在公安厅里得罪的人?到底谁干的?我该怎么办……

他听到门外窸窸窣窣的动静,赶快重新躺好。

那个人径直走到床边坐下,李达康松一口气,是祁同伟回来了。

他睁开眼,再次吓一大跳。

祁同伟正光着上身,昏暗中脖颈背部腰间的汗水亮着光。

“你干什么呢!”

李达康的声音在黑暗寂静里如雷炸响,背着身的祁同伟也是一哆嗦。

“达康书记你醒了啊!”祁同伟本来拿着毛巾要擦汗,此时也顾不上了,直接套上了衬衣,“我刚健完身回来……现在四点了,有僧人起来打扫院子,我就回来了。”

李达康看着祁同伟一颗一颗系上扣子,咽下一口唾液,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除了一心追求GDP,就没对别的什么动过心……偏偏眼前这个人,一次两次地让他软下心肠,以血肉之躯去满足知觉。

门前的僧人走了,屋外没了扫帚扫过地面唰唰作响的声音。

暮色四合,草木寂静。太阳仍未升起。只有远处僧人诵读经书轻敲木鱼的声音穿过山林砖瓦,嗡嗡震震,绵延不绝。




END


评论(1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