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沙祁]戒烟(end)


平行世界,沙祁同居车。

summary:祁同伟的第27次戒烟行动失败了。沙瑞金很生气。

趁着沙瑞金到林城视察还没回来,祁同伟躲在他家的宽敞阳台上,深深地吸了一大口烟。

当官的,大多烟不离手。但祁同伟这抽烟的习惯,不是官场熏染,是很多年前跟高育良学的。

当时学校里的小姑娘都爱慕高老师,小伙子都崇拜高老师。祁同伟侯亮平和陈海这哥仨天天围着高老师转,努力学习模仿高老师的各种习惯。

陈海家教严,铁定不让他学抽烟。祁同伟就和侯亮平两个人躲在厕所隔间里练着抽。一开始两个人老是呛到流泪,后来侯亮平琢磨出技巧了,讲给祁同伟,吸的时候啊宝贝着点儿,使劲的时候啊灵巧着点儿,吞咽下去的时候啊气憋着点儿……

祁同伟点点头,“嗯”了声照着做,随即又被劣质烟丝呛得咳起来。侯亮平着急:“你别哭啊!”厕所隔间外面的人听了都是脸部表情扭曲——里面俩男的干什么龌龊事呢这是。

这些往事祁同伟以为自己都忘了,其实他没有,一个人静静呆着抽烟时,这些事就在他脑子里打转。

一件件一桩桩打上了磨砂做旧的滤镜,过去种种固然是比现在温馨快乐的回忆,却也给他的心一下一下擦开几个细小的豁口,怪沙得慌。

祁同伟忍不住,身体的疼痛能麻痹心灵的疼痛,所以他找上了沙瑞金。

第一次是他主动勾引的,但他也知道沙瑞金食髓知味,才会有欣然赴会的第二次、第三次……

他没想过什么真心实意真情实感,期待的只是得过且过一晌贪欢。

没想到的是,命运对他素来乖张,他越是想要努力抓住的,就越会离他远去,他不那么在意的东西,倒是死心塌地。

沙瑞金搂着光着膀子躺在床上的他,问他想不想留下,不是说这一晚,是从今以后。

他说想,没犹豫。这是他自己挣来的机会,他虽然不信什么从今以后,但总归傍个靠山,还能治他的压力性颈椎病,越久越好。

到今晚,祁同伟吐出一个好看的烟圈,心里算不上得意,他和沙瑞金已经同居半年了。

沙瑞金走之前,祁同伟已经被他强迫着戒了一周烟。被秘书催着上车时,沙瑞金还不忘了千叮咛万嘱咐,祁厅长,21天就能养成一个习惯,你再坚持14天,才两周,行吗。

他受不了沙瑞金跟他商量的语气,点点头,行,你快上车吧,林城冷,您小心别感冒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些体己话说的时候是否出于真心,大概是半真半假。

沙瑞金这次出差正好两周,估计盼着回来就能见到一个戒了烟戒了酒也戒了野心和欲望的漂亮娃娃。

祁同伟矛盾地爱着沙瑞金,又隐约恨着沙瑞金。所以他听话地坚持了两周没抽一根烟,却故意在最后一天的深夜里,控制不住自己的烟瘾。

他抽了半支,却一点没有从前在高老师面前吸烟时的满足,正打算掐灭了,就听见楼下汽车熄火的声音。

沙瑞金提前回来了。祁同伟看着手里在黑暗中亮着火光的昂贵烟头,又凑到嘴边吸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了偷情,并非神不知鬼不觉的耍弄手段,而是一切都在爱人注视之下的自以为是的偷腥。这想法让他有些脚趾发麻。

钥匙开锁的声音,沙瑞金要进来了。祁同伟这才突然感到了慌乱,他把烟熄灭了,阳台上没有烟灰缸,只好把烟头握在手里。

“同伟,怎么还没睡?”沙瑞金的声音带着风尘仆仆的凉意,还有些厚重粘腻的鼻音。

祁同伟就忘了害怕,下意识感到生气:“怎么感冒了?您现在这个林秘书,一点也不会照顾人……”

沙瑞金笑起来:“下次你陪我去。”

你照顾我。沙瑞金没说出口,祁同伟听得懂,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都40多岁了,心硬了半生,还能脸红心热,像当年情窦初开的学生会主席似的。也许是演得久了,把自己都骗了。

沙瑞金在玄关放下了行李箱,换了拖鞋,走过来拉祁同伟握着烟头的那只手。

祁同伟后悔了。


车ao3链接


“我决定了,明天就开始戒烟。”

沙瑞金靠在瓷砖墙上喘一会,拉起来蹲跪着的爱人,捧起他的脸,吻上他曾经顾盼生辉的眼睛:“21天就能习惯了,没那么难。”

是啊……祁同伟想,他以前老说能戒烟的人心得有多狠,可其实戒烟只需要21天。

而他和沙瑞金同居,已经有半年那么久了。


END



第二天沙书记顺路送祁厅长上班。林秘书没来,沙瑞金亲自开车。

车后座上摆着一束玫瑰花,林城的,沙瑞金昨晚忘了拿上楼。

“我爱您。”

沙瑞金愣了一秒。

“我知道。”


真•END



评论(36)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