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沙李/高祁/侯海/赵陆]真心话大冒险(end)


WARN:一如既往地OOC着٩( 'ω' )و

这个月的干部生活会,沙瑞金为了让“会议气氛活跃起来,讨论话题丰富起来,干部感情深厚起来”,提出继续玩狼人杀。

李达康第一个反对:“瑞金书记啊,上个月您这匹狼跳了预言家又自刀带节奏,把我这个真预言家票死的事我可还记着哪!玩这个游戏太伤感情,又耽误工作,要不换一个别的……”

祁同伟也配合地点头:“达康书记说的有道理,上次连玩三局我都做白痴……”

高育良在桌子下面不动声色按住了祁同伟的右腿,祁同伟自知说错了话,闭上嘴。

其他人却已经一起笑起来,赵东来笑的最起劲儿:“哈哈哈,我的祁大厅长啊,当白痴有什么不好的?只要大喊三声你是白痴,谁也杀不死你。”

侯亮平拍拍被怼的老学长的肩,又看一眼对面的陈海,开口道:“瑞金书记,我看陈海啊到现在也没搞懂狼人杀怎么玩,咱干脆就换一个吧!”

陈海抬头瞪他一眼。侯亮平挤眉弄眼回去。陈海于是没说话。

“嗯……”沙瑞金沉吟几秒,“好好,既然大家都不想玩狼人杀了,那咱们——就真心话大冒险吧!”

高育良拿开放在祁同伟腿上的手,搭在桌子上,开口了:“不好意思啊,沙书记,这真心话大冒险怎么玩,我是真不知道。要不你们会玩的玩着,祁厅长还有事向我汇报,我们就先走了……”

沙瑞金摇摇头,笑道:“育良同志啊,你先别急。真心话大冒险比狼人杀还简单,你这个大教授要是说不会玩,这屋子里还有能玩的吗?”

“哈哈哈哈哈,”李达康朝对面的高育良看过去,“育良书记上次也说不会玩,最后可是做狼人狼人赢,做平民平民胜啊!育良书记要是有什么真心话不敢在这生活会上向党组织汇报,那就编些瞎话,也没人会知道嘛,哈哈哈!”

“达康书记这是什么意思,”高育良眉头皱起来,“我有什么不能向党组织汇报的!”

“好了好了!”季昌明这时候笑眯眯地插进话来,“我也没玩过,不过大家一起玩一局,总就学会啦。”

见大家有的沉默,有的点头,季昌明招招手——“来,亦可,你给大家讲讲规则。”

陆亦可给每个人发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他们的序号,又在侯亮平面前放下一枝笔。

1号侯亮平,2号祁同伟,3号高育良,4号赵东来,5号季昌明,6号李达康,7号沙瑞金,最后到8号陈海。序号是按照他们的座位逆时针排下来的。

陆亦可清清嗓子:“各位领导同志们,我一会儿背对着你们放歌,你们就当击鼓传笔,歌一停,笔在谁那儿,谁就中奖了!”

侯亮平点点头:“好好好,快开始吧!”

音乐刚刚响起,侯亮平就把笔丢给了祁同伟,祁同伟放到高育良搭在桌子上的手里,高育良不紧不慢递给了身旁的赵东来。

音乐戛然而止。陆亦可笑嘻嘻转过头,笔却已经传到了季检察长手里。

季昌明无奈地笑笑,站起来问陆亦可:“我中奖了,怎么兑奖啊?”

陆亦可吐吐舌头说:“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您选一个。”

季昌明小声试探着问:“哪个简单些?”

“嗯……”陆亦可故意大声回答他,“真心话吧!”

他们这对上下级一唱一和,把大家逗得笑起来,气氛放松不少。

沙瑞金插话道:“咱们哪,既然关起门来开这个别开生面的生活会,那就敞开了问,放开了答,好不好呀?”

侯亮平说:“那是当然的!老季,我问你,你一个月工资有多少!”

“嗨你这个猴子!唬我?我刚怎么听亦可讲是她从手机软件里看问题啊?”

大家又是一片笑声。

沙瑞金挂着笑容,朝每个人脸上看过去。第一个目标“会议气氛活跃起来”现在已经达成。

身旁总是黑着脸沉浸在工作里的李达康难得也笑得开怀,沙瑞金心里是更加满意。

季昌明回答了初恋和老婆谁更美这个问题,众人均表示答案实在索然无味——季检察长的老婆就是他的初恋!

高育良看身边的弟子一眼,祁同伟正在椅子上不自在地换着姿势,恐怕心里正在庆幸不是他赶上这样一个问题。

音乐又响起来,季昌明把笔交给李达康,李达康还没动,沙瑞金已经从他手里拿走了笔,李达康往旁边看过去,沙瑞金的表情没什么变化。

李达康发现自己还是搞不懂这个新任省委书记在想些什么,干脆也不再费力气搞懂了,反正他并不讨厌自己,甚至还很支持自己。

笔刚由陈海交回到侯亮平手里,音乐声就再次停了。

侯亮平一声哀嚎:“我说陆处长,这首歌儿这么好听,你停这么快干什么!”

陆亦可不接他这茬,在手机上点了几下,问:“你要大冒险还是真心话?老季刚才选了真心话,干脆你就大冒险吧!”

“行行行,您说啥我就干啥。”侯亮平答得干脆。

陆亦可却噗嗤一声拿着手机笑出来:“这上面让你把8号抱起来!”

陈海瞬间懵了,坐在原地问:“谁是8号?”

侯亮平把陈海的小纸条推到他面前:“兄弟,配合配合吧?”

陈海虽然不重,但一个男人抱起来另一个男人可并非什么容易事。陆亦可起哄地喊着倒计时,最终侯亮平满头大汗、陈海满脸通红地完成了大冒险。

高育良看了半天,忍不住道:“这被惩罚的,也不一定是中奖者啊。”

沙瑞金点点头:“这样啊,同志们的心才能连在一起,你说是不是。”

李达康搓搓手:“这个游戏我看比狼人杀好,不那么伤感情。”

陆亦可转过身,换一首歌放起来,歌声响了半天,陆亦可也不按暂停,甚至跟着哼哼起来。

祁同伟接过笔,刚要送到老师手里,陆亦可猛地转过身:“停!”

祁同伟想着没给老师也好,主动站起身:“我选大冒险吧。”

他心中实在是有太多难以诉诸众人面前的话语,太多发誓终生埋于心底的秘辛。真心话,哪里真心得了。

高育良平静地看着。

陆亦可戳着手机:“有了!您要‘亲一下6号,然后对他说「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嗬我的天呐这刺激的……”

众人皆是深吸一口气。

6号。李达康看着自己眼前的小纸条,很想动动手指撕碎它。

沙瑞金和高育良脸上的笑容同时凝结了。

祁同伟的后悔一点也不亚于沙瑞金,他强撑着问大家:“这个……我和达康书记……这个不太合适吧……”

沙瑞金心里想,你们当然不合适。

侯亮平再次拍拍老学长的肩:“厅长啊,刚才让我抱8号,我可是没有犹豫就抱了嘛!现在轮到你亲6号,愿赌服输,老学长难道嫌弃达康书记不成?”

“不敢不敢……怎么会嫌弃达康书记。”祁同伟硬着头皮,咬咬牙朝桌对面的李达康走过去。

李达康冷眼盯着他,笑一笑道:“祁厅实在下不去嘴,拿张纸垫着也没事。”

祁同伟自认是个识时务的人,哪里敢掏纸,弯下腰低了头,一闭眼一狠心,蜻蜓点水般在李达康的额头上碰了下。

一站起身来,他便念讲稿般干巴巴道“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沙瑞金带头鼓起了掌,季昌明立马跟着鼓起来,高育良顿一顿,也拍了拍手。

祁同伟回到老师身边坐下,轻轻叹了一口气。

李达康斜眼看了沙瑞金一眼,笑着也鼓起掌来:“祁厅长心里恐怕有着爱人,这对我讲得是一点也不用心啊。”

赵东来歪歪头道:“哎,祁厅长明眸善睐,一表人才,怎么会有人不懂他的心,不承他的情呢。没有那份经验,自然也就说不出真情实感来啦。”

说罢赵东来走到陆亦可面前:“我给祁厅长示范一个——亦可啊,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又是一番哄笑。反贪局一处处长陆亦可追着市警察局局长赵东来打的场景可不多见。

沙瑞金撑着笑容,不去回想刚才李达康和祁同伟的事,至少“讨论话题丰富起来”,也算是实现了。

第三次笔停在了李达康手里。沙瑞金不等陆亦可问,就大手一挥:“达康同志,祁厅长已经冒险过了,你来给大家伙说说真心话。”

他心里暗想,万一陆亦可那软件里再大冒险出个亲3号或是抱4号,他可承受不住了。

李达康点点头:“好,那我说什么?你们问吧。”

陆亦可滑动着屏幕:“嗯有了,问题是——您上一条手机短信的内容?”

李达康摸摸口袋:“这我还真不记得,我掏出来给你们看看……”

李达康拿出手机调到短信界面,第一条正巧是发给沙瑞金的——

“现在马上见面吧!”

啧啧啧,高育良刚才在自家学生被欺负时一直没说话,现在抓住了时机:“呵呵呵,达康书记几点钟发的呀?”

李达康看了眼时间,大大方方道:“昨天凌晨1:47,怎么了吗?”

“这么晚二位还凑在一起谈政事啊,真是辛苦了。”高育良明显地绵里藏针。

沙瑞金道:“育良书记,我这来汉东不久,很多事情还不熟悉,李达康同志呢热情地给我讲解,到家以后突然又想起了重要的事情……”

高育良笑着道:“沙书记怎么对我解释起来了,我也没误会什么,呵呵呵。来,咱们继续玩!”

接下来的时间里,沙瑞金明显感觉到身边的李达康有些不在状态,笔到了他手里却又滚到了地上,沙瑞金弯下腰去帮他捡,李达康也伸出了手,两个人的指关节在桌子背后的地面之上相遇。

沙瑞金笑一笑,捏了捏他瘦削纤长的手指,然后坐直了腰。

李达康整个人都更不好了。

陆亦可好几次故意在笔传到赵东来手里时转身,真心话罚得赵东来什么隐私都不剩了。

侯亮平又捉弄了陈海几回,陈海的大眼睛瞪了又瞪,怎么也没真的跟他急。

高育良明里暗里又损了别人夸了祁同伟几句,祁同伟过几分钟就要盯着他的老师风流倜傥的侧脸发一会呆。

李达康呢,偷偷摸了自己被沙瑞金捏过的手指关节好几下,还以为沙瑞金没有看到。

这“干部感情深厚起来”……沙瑞金想,总归是不着急的。

山高路远,来日方长嘛。


END



评论(25)
热度(480)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