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李祁]小鱼缸(end)


私设:20岁暑假回农村干活的祁同伟,25岁到日本学习前的李达康。

欧阳菁年轻时留着一头长发,莞尔一笑,吸引了无数二十啷当岁的好青年。

李达康也是其中一个,他找王大路商量,王大路沉默很久,才告诉他欧阳菁喜欢吃海蛎子。

他激动地拍拍王大路,这倒是好办多了!他当时是个穷光蛋,兜里掏不出钱来买花买礼物,身体却正健壮,从小在农村长大,夏天就在小河沟里扑腾来消暑,水性自然不差。虽然没挖过海蛎子,但想必也不会很困难。

李达康的老家在内陆,不靠海。但他想起小时候到母亲那边的远房亲戚家玩,一股咸湿的味道老是缠着鼻尖,出门几步就是大海。

他当时和那小渔村的几个男孩玩的畅快,临走时还合了影留念。他翻箱倒柜找出来那张照片,修长手指拂过一张张脸,时间久远,他已记不清都是哪家的孩子了。

手指划到第五张笑脸,李达康顿一顿,这是他一个远房表弟,叫做祁同伟,已经很多年没见了。

“海蛎子长在海边的礁石上,壳很硬,一般得拿个工具才能撬开。”祁同伟穿着白衬衫,左手插在运动裤口袋里,右手提着一个塑料桶,大步领着路。

李达康跟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内心很是欣赏。这位儿时玩伴竟然考上了汉东大学,还做了学生会主席,长相也是一表人才,一双眼睛像是盛着流光溢彩,笑起来赏心悦目。

他们俩起了个大早。祁同伟昨晚睡前告诉他,等六点钟太阳升起来以后,退了潮,海蛎子有的是,就是很难挖。

李达康点点头,难挖不要紧……

祁同伟笑笑抢他话头,没事达康哥,我教你。

李达康远远望到了一片蓝色大海,记忆里的潮湿腥味又萦绕在鼻尖。祁同伟不紧不慢地边走边讲:“五、六、七、八月都不能吃海蛎。不好吃,还有毒。九月以后才变肥起来,你现在过来,说不上巧还是不巧——我们一般冬天才去挖,壳儿里面的肉和汁水又甜又鲜!现在去,好处是挖一天也不会有人跟我们抢……”

快到礁石附近时,海浪声愈加明显。祁同伟突然停下来,脱下了脚上的白球鞋,小心放在干燥的沙滩上。

李达康看着他,祁同伟不好意思地抬起头:“同学送的。要不是表哥你来,前几天在家干农活,怎么也舍不得穿。”

李达康笑一笑逗他:“女同学送的吧?”

祁同伟闹了个大红脸,光着脚推他往礁石走。

礁石缝隙之间果然布满了海蛎子。可“别”海蛎壳之道,并不像李达康想象中那么简单。祁同伟讲,要领是手要窝着,五指搭着未开壳的海蛎,刀尖朝着壳尾缝隙一插,一撬,所谓手起刀落,将刀尖顺势伸进微微张起的壳缝,持刀的手腕一转,一抠,立马就可以将蛎肉剔出来。*

李达康听的是云里雾里,只能先看着祁同伟弄。祁同伟的手很灵巧,转眼间就挖了小半个桶底。李达康伸手也要试试,祁同伟把刀递给他,自己去旁边捡了块石头。

“石头也行?”李达康问。

祁同伟摇摇头:“石头得挑圆锥形的,没法撬,只能砸。你还是用刀吧。”

李达康模仿着祁同伟,左手轻轻拿捏着刚从礁石里抠出来的海蛎子,右手插、撬、转、抠,成功剔出来好大一块肉!

他刚要给祁同伟显摆一番,就听到祁同伟嘴里“啊”的一声,右手里的石头滚到了一边。

“怎么了!”李达康蹭地跳起来,捧住祁同伟的左手看,上面竟然被石头的棱角划开一个大口子,汩汩地往外冒着血。

李达康的意识慢了一步,等他的脑子跟上来,便发现自己已经伸出舌尖舔着祁同伟的伤口。李达康脸上一热,赶紧退开来,祁同伟也慌乱收回了手,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

李达康清清嗓子,拿出表哥的姿态:“怎么这么不小心!”

祁同伟没说话,李达康又软下嗓子:“我怕石头上有细菌,唾液能消毒。你别在意……”

他不说还好,说完以后祁同伟的脸更红了,却点点头,装作没事人一般捡起石头继续砸海蛎壳。

李达康也蹲回去,心里暗问自己这是怎么了。

一桶海蛎子肉快装满了,日头已经高照。九月初的沙滩到了中午还是热得烫脚。李达康抹抹额上的汗水,发现祁同伟也是大汗淋漓,白衬衣都湿透了。

李达康看看表,快到十一点了,他让祁同伟先回去吃中午饭,祁同伟却摇摇头。

“达康哥,回去也是在地里干活,咱俩就找个阴凉地儿吃海蛎子吧!”

李达康知道海蛎子能煲汤,也能煎蛋,却从来没生吃过。祁同伟穿上那双回力鞋,带着他沿着这片野海走了一会儿,找到了一间石砌的小屋。屋里面倒是阴恻恻的不透光,比外面凉快不少。

祁同伟从屋角的水缸里舀了一大勺水装到旁边的水盆里,然后从满当当的桶里抓出几大块海蛎子肉泡进去。

“泥沙代谢干净就能直接吃了。”祁同伟边说边忙活,李达康拦住他。

“手上的伤怎么样了?这里有能包扎的东西吗?”

祁同伟笑了:“嗨!哥,这儿可是乡下,哪儿那么多讲究。村里就一个小诊所,大夫病得都起不了床。”

李达康严肃起来,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做一个能让农村经济发展起来的好官。

他和祁同伟坐在石砌的炕上边吃边聊。

海蛎子果真是味道鲜美,祁同伟大概是吃腻了,自己不怎么吃,却一个劲儿地往他手里塞。

“同伟啊,你太瘦了,以后坚持锻炼身体,练壮实点女生才喜欢你,是不是啊。”

祁同伟点头。

“同伟啊,在汉大好好读书,再考个研究生。出来以后好好努力,带着乡亲们奔小康,能做到吗。”

祁同伟称是。

李达康反应过来自己婆婆妈妈,说话跟交代下属似的,一点也不像个好久没见的表哥。他赶紧把手里吃了一半的海蛎伸到祁同伟嘴边:“你快吃。”

祁同伟吓了一跳,但还是乖乖张开嘴,吮吸着李达康手上被吸过的海蛎子里的汁水,然后伸出舌尖把那半块肉卷进嘴里。

他囫囵吞着,脸上又飘起了红晕,眼角眉梢却带了笑意。看得李达康心里怪怪的,又涩又甜,就和那天吃饭,他看到欧阳菁抬手把垂落的头发拢到耳后时的感觉一样。

他心里一沉,站了起来:“既然已经挖好了,我们先回去吧。”

那天夜里,和前一天一样,李达康和祁同伟睡在一张炕上。

“同伟啊,送你鞋的女孩,你喜欢她吗?”

祁同伟没有犹豫,安静地点点头。

李达康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祁同伟想了想:“正直,有理想,有信念……”

李达康点点头:“那很好。”

李达康又讲了几件自己工作中的趣事,讲了王大路这个朋友,最后揉揉眼说睡吧。明天早上我就拿着海蛎子回去了。再过几个星期还要出国去学习……

祁同伟在黑暗中低声笑了,达康哥啊,我也想出国看看,可惜没有机会。不过你是大鱼,就该在海里畅游。

李达康没说话,祁同伟撑起身子看过去,李达康已经睡着了。


END




下方捅刀注意↓



多年以后,祁同伟和李达康再次见面时,两人的身份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祁同伟张开嘴,终是叫出一声,达康书记好。


真•END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