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drdxf

[李祁]防不胜防(一)

WARN:新手上路,OOC。

进入祁同伟的那一刻,李达康在心里清楚地叹气,到底还是栽在这个明眸善睐的混蛋身上了。

终于结束了一场与汉东省几位重要企业家的晚会,李达康走出院门,刚要上自己的专车,就看到旁边还停着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的车。
他之所以认得这辆车,是因为祁同伟曾几次三番开着这辆车来到自己办公室和住宅楼下,为了晋升副省长的事向自己献殷勤。
按说祁厅长这一级别的人也是配了司机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他,要么是开车独自来去,要么是喝了酒,乘坐高育良那老家伙的车离开。
李达康曾暗自猜测,恐怕祁同伟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敢让司机知道。
然而此刻,站在黑暗里,李达康却不禁隐约好奇:祁同伟刚才比他出来的早,怎么到现在还没离开?莫不是晚会上没被自己挖苦够,出门还等着来找骂听?
李达康心底冷笑,原本他也曾欣赏过这位公安和检察系统出来的良将,政法系的英才——独闯敌人老巢,带伤捉拿毒枭,长相又是一表人才——然而往事终究是过去之事,早已不可追寻。
现在的祁同伟,要不是他那担当省委副书记的老师爱着护着偏着坦着,恐怕“靠吹吹捧捧爬上去”这一名号还要叫的更响、传的更广些。
李达康朝祁同伟的车走近几步,车玻璃贴了膜,李达康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他直觉祁同伟就在里面,于是便敲了敲驾驶席的窗。
里面沉默几秒,车窗缓缓降下来,露出祁同伟的脸。
李达康吓了一跳,眼前的祁同伟面无血色,额头鼻尖均汗涔涔的,竟像是被人下了药。
“……达康书记。”祁同伟强撑着叫他,甚至挤出一丝讨好的笑来,“您……还有什么事吗?”
李达康严肃起来,他固然讨厌祁同伟,看不上他那副时刻谄媚的小心翼翼样子,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祁同伟受罪甚至遭人陷害。
他刚要开口,祁同伟却要把车窗升上来:“……我先走了,达康书记——”
李达康下意识伸进去一只手拦住,车窗在碰到他指腹之前戛然停下。
祁同伟痛苦地吸气:“我不想——我没想,把您扯进来——”
“我已经被扯进来了。”李达康转身示意司机大刘先开走自己的专车,拉开祁同伟的车门,毫不留情地把他往副驾驶的位置上推过去。

这说不定是一个陷阱。李达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为了那个副省长的位置,祁同伟或许什么都做得出来。
很有可能并非有什么企业家或是政治家想要陷害他,控制他,于是给他下了药。
很有可能,是祁同伟想要陷害自己,控制自己,这个某种程度上能左右他后半生政治前途的人。
正值严冬,车里开了暖风,李达康坐在驾驶席,修长手指轻轻挨着车玻璃,靠着那一丝丝窗外透进来的凉意保持清醒。
他知道旁边这位高育良的得意弟子,向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面上煎熬痛苦,心里指不定打着什么主意。
但他也知道,眼前的这位公安厅长,应了他老师高育良的话,平日里当真顾盼生辉,现在更是实在引人犯错。
祁同伟陷在副驾驶里,尽量向远离李达康的车门靠去,整个人比空调口还热腾腾地向外散着气,喉咙里似乎压抑着痛苦的呻吟。
“怎么回事这是,祁厅长?”眼前形势明了,李达康还是耐着性子开口询问。
祁同伟摇头镇定道:“只是病了——达康书记这样上了我的车,不怕……被人误会吗。”
“病了,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李达康冷淡地看着他。
祁同伟暗自苦笑。
他前天被老师高育良叫到家里大骂一通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年那个光芒万丈的学生会主席、正义凛然的一等功缉毒英雄哪去了?
他也问自己,骂自己,在射击室里,他甚至看着手里的枪出神,想着说不定哪天就得一枪毙了自己……
他心神不稳,才在高小琴面前隐约暴露了退出赵公子计划的意思,今天就被不知道谁派来的人设了计。
他在晚会快结束的时候,就感到身体不对劲。呼吸越来越急促,从下腹向上传来一股股热流,从脊椎到脖颈都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栗。
祁同伟心里暗道不妙,立刻不动声色暗自回想自己吃了喝了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思来想去,还是领导和企业家们尚未到齐时,服务员给他倒的一杯茶最有嫌疑。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这个厅长却也无从发作,再迟疑难免当众出丑……
祁同伟找了个空当,以突然有要案发生省厅要开会为由,提前溜了出来。
上了自己的车,祁同伟心中庆幸自己没要司机陪同,却又发现现在的情况,自己双手颤抖,两脚发软,根本开不了车。
祁同伟早就不是大学时那个纯情的连陈阳的手都不敢碰的男孩了,他很快意识到躲在暗处的人恐怕是想让自己意乱情迷中犯下错误,他们再以此要挟。
他在黑暗中感到一阵无助,同时身体又感到强烈的空虚。他的手伸进兜里,想掏出手机给高育良打电话,但他立马又想起来老师前天痛心疾首的样子。
他不想让老师知道自己此刻艰难的处境,不想让老师来替自己处理这烂摊子。更不能让老师看到此刻和可以预见的未来几个小时内丑陋肮脏的自己。
他把手机朝身后一扔,咚隆一声落在后排不知道哪个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李达康敲响了他特意紧紧关闭的车窗。

祁同伟叹息着阖上眼帘。

TBC

评论(11)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