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有礼貌的:您好!请吃我安利!谢谢!

【秦风/严良】断章

*唐人街探案×无证之罪,刘昊然×秦昊,拉郎。


*求求了吃我安利吧Q_Q


<<<


“严,严良,”秦风说,“给……”


“有事啊?大点声儿!我这儿听音乐呢!”


“给我五毛钱。”


“五毛?”严良啧了一声,从屁股兜里掏出皱皱巴巴的一把零钱。一枚黄铜色的硬币被带出来,落到地上打了几个滚儿。


严良皱眉,挑出一张绿色的纸币递给秦风:“给你一块算了。”


“不,不行,”秦风说,“就要五毛。”


严良打量这个顶没意思的小孩:年青的眼睛直射出绝不退让的固执来,瞳仁漆黑,吸走了节能灯的光,让人觉得他确实没有什么多余的愿望,只是单纯想让严良给他五毛钱而已。


我他妈的为什么要给你他妈的五毛钱?这句不怎么文明友善不怎么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牢骚在严良的嘴边散去,换作一个不屑的扬起半边唇角的笑,他慢悠悠地弯下腰,感觉松松垮垮的牛仔裤随着动作绷紧在屁股后面,空气被挤了出去,从纤维之间的缝隙里和他被案情搅乱了的神经里。


他伸手捞起那枚掉在地上的硬币,站起身,耳机从耳朵里滑落,被手机牵着在空中来回地荡。一切都松懈下来。除了秦风。怪脾气青年抿紧了嘴唇,不说话,看起来像棵修炼不够时间还没生出说话技能的木讷树精。


严良只好说:“然后呢?”他把五毛钱递给秦风。秦风接过去,把钱攥在手心里,伸出另外一只手,手心里躺着一枚同样颜色的硬币,亮晶晶的,沾了潮湿的汗水。


严良说:“嚯,消消看啊?”


秦风一如既往不接严良的茬儿,他很严肃,试图一点也不结巴但最终还是有一点点失败地说:“严良,你出五毛,我也出五毛,咱安安俩就一块了。”


“昂,”严良说,“那啊啊啊啊怎么了呢?”


秦风微微低下头,对着面前论年纪能当他叔叔,他也确实叫过他叔叔的男人轻轻笑了。年青的眼睛柔和地弯下去,遮住了那对叫人心里有点发痒的黑漆漆眸子。他看起来更像一棵在风中伫立的树了,很腼腆会害羞的那种。


严良以为这个小结巴因为被嘲笑是个小结巴而难为情的垂着眼皮沉默。罪魁祸首心底咕嘟升起来一个名为歉意的小气泡,然而这个气泡在快要浮出水面时卜地一声破灭了。


咱俩,就,一块了。


严良说:“操。”


严良动手砍树:“个小屁孩儿你他妈哪儿学来的套路??一块你麻痹啊!!”



评论(34)
热度(68)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