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涵生】多人加长小三轮(2)

@林祀 太太的。

————————————————

陈俊生沙哑的声音和那串难抑的咳嗽扰乱了贺涵一上午的工作计划。

他转着手里的签字笔,合上摊开一会却未被翻阅的文件夹,初步判断,他在辰星最为得力的下属陈俊生,的确生病了。

当然,Alpha通常体质优于Beta和Omega,轻易不会被病痛困扰,这是这个社会由来已久的共识。但他们这个行业忙起来不舍昼夜,加班加点到深夜是常事,整日不吃不喝也是常事。长年累月下来,再强大的Alpha也难免患上头痛胃疼之类的毛病。

说起来,刚认识陈俊生的时候,贺涵还以为他是一个Beta。

内向,腼腆,说话温和,性子不急不缓,做事耐心细致。随便打个比方,陈俊生令人很容易想到一杯常温的,透明无色的,尝起来没有任何味道的白开水。

他那时与唐晶才在一起不久,对唐晶最好的女朋友罗子君印象不深,反倒是对罗子君的这位男朋友柔软潮湿的掌心记忆犹新。

他从来不喜欢平淡无趣的白开水,但孔雀漂亮的尾羽不吝对每一个过客倾情绽放。

他还记得他对陈俊生笑着眨眨眼,不留一丝缝隙地将手掌贴合紧握——“你紧张什么?”然后笑着收回手,玩笑般轻甩了两下——“我手上都是你的汗了。”

在Omega领导的平权运动热潮中,比安提近二十年来仍然有着只招收Alpha和Beta的潜规则——高强度的工作确实不适合要经历规律性热潮的Omega,而缺乏野心的Beta也不会在这充满明争暗夺的环境中干到项目经理的位置。辰星虽然是家后起的小公司,同样效仿行业领头羊遵循这样的规则。陈俊生自然不会是个例外。

贺涵近来和陈俊生接触突然增多,才发现陈俊生工作时也有几分默不作声的坚持与强硬,用唐晶的话讲,是“闷不吭声的死扛”。

这倒是符合Alpha的脾性,贺涵越发器重欣赏陈俊生起来,对其他争强好胜但实力不济的项目经理却常常颇为忽视怠慢,甚至以漠不关心的态度回应他们的不满与诉求。

贺涵心底很清楚,这才是导致上周菲尔带着数据与机密出走背叛的直接原因。

但他仍是少见地对着一脸颓废的陈俊生发了脾气,不只是陈俊生感到莫名其妙,贺涵自己都对自己突然难以控制的情绪感到困惑。

但这并不重要。

他还得处理其他的很多事情,比如留住客户,比如和董事会沟通……

即使陈俊生生病了,是的,这仍然不能变得多么重要。

贺涵知道自己这一周交给了陈俊生过分多的工作,他在压榨陈俊生全部的剩余价值与私人时间,他本以为陈俊生会首先在心理上承受不住,从而与他进行一场顺理成章的交谈。

虽然贺涵还没搞清楚他期待的是怎样的一场交谈……他现在已不必搞清楚这一点了。
陈俊生竟然首先在身体上扛不住了,这还真是符合他刚和罗子君离婚时那个眼睛红通通的仿佛一个“被人抛弃了的Omega”形象。

贺涵承认无论陈俊生得了什么病,发烧也好,感冒也罢,无疑都与自己的施压有一定的关系。

但是现在,他把笔帽重新扣好在暴露在空气中很久的笔尖上,笔杆妥善地放回原处,抬起胳膊看了一眼右手腕上的手表。

按照日程安排,他该和不仅完全信任他,还替他背了不小麻烦的亚当见一面,喝喝酒聊聊天,亲近一下感情了。



陈俊生现在的状态很糟糕。

热潮,热潮,这他妈该死的热潮。

当陈俊生18岁高考完的那年暑假,在热闹的酒吧里打杂,突然分化为一个屁股里面控制不住地分泌液体的Omega时,整个世界都倏然黑暗了。

父母的期待略过不提。单是他对自己的认知,也更该是一个温和平凡的Beta才对。

陈俊生并非看不起Omega,但在那个嘈杂却孤独的夏日夜晚,粘腻的汗水挥之不去,屁股里面的空虚灼烧着他向来泛不起涟漪的内心。

他躲在肮脏昏暗的卫生间里,担心着自己的味道会引来疯狂的Alpha。

幸或不幸,他其实没有任何味道。

一个没有味道的Omega听起来仿佛上帝开的一个玩笑,但这却给了陈俊生伪装的便利,他不需要什么掩盖气味的喷剂,只需要不断地服用并更换抑制剂,出门前喷一点点Alpha信息素,就可以按照父母的期望,在光鲜亮丽的大楼里拥有一间体面的办公室,同时拥有一段关系的掌控权。

事实上,通常是暂时的掌控权。



——————————————

交给 @六月森林事件 太太啦(「・ω・)「


评论(25)
热度(193)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