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对你也不敢讲永久

【贺涵/陈俊生】暗星(二)

WARN:我写的太OOC了,捂脸。



那一晚之后一切如常。

中间只出了一个岔子,罗子君为了睡觉吃了几片安眠药,贺涵误以为她想要自杀,情急之下把她带到医院洗了胃。唐晶到了之后,贺涵不想跟罗子君继续缺乏逻辑地吵架,自己一个人下了楼。

没过多久陈俊生竟然匆匆忙忙来了,贺涵猜测是唐晶背着罗子君把他叫来的。果然很快他就灰溜溜地下了楼,垂着头走过贺涵的车前。

贺涵没有说话。



贺涵在和辰星签约时什么多余的也没有想。如果说离开比安提是为了唐晶,那么来到辰星只是为了自己。

辰星的待遇丰厚,虽然是家小公司,但是已经可以看出其中蕴含着无限潜力。

令他颇为满意的是,新下属里面,陈俊生也是这样。

他一方面算得上主动地(当然,要让别人看起来颇为被动,这才能让唐晶更加感激自己)帮助女友的闺密罗子君开启新生活,甚至在暗地里挖掘陈俊生在上一段婚姻里犯下的每一点微小错误。

另一方面,他却态度平和地召见了陈俊生,表扬了他前期负责的项目,甚至有点出乎自己意料地、更出乎陈俊生意料地说出了算得上亲切的“加油”。

陈俊生只是愣了愣,然后腼腆地低头抿嘴笑了笑。他又说了那天晚上说过的话,贺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还会记得——他说:“谢谢。”

贺涵暗想在八年前,眼前这男人和罗子君刚刚结婚那会儿,他们绝对是一对风华正茂、亮人眼球的佳偶良伴。可惜未能长久。

陈俊生走后贺涵短暂地走了一会神,他脑子里回荡着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那句“加油”,和陈俊生含着特殊用意的“这是凌玲和我一起做的”,感到这讽刺而又荒唐。他仍然在分出一些精力帮着罗子君对付前夫,这其实并不如何占据他的时间——换句话说,这只是他忙碌的工作之外很小一部分负担。但他隐约感到一丝微妙的、很少出现在他心底的歉意与不情愿。

这有些矫情了,他摇摇头,开始思考把从比安提带来的三个顾问交给陈俊生的可能性。

当然不是补偿,他想,当然不是。

陈俊生在工作上是真的很优秀,至少在辰星,他在他心中确实是排在第一位的。



唐晶说过平儿长得像他妈妈。秀气的眉,长长的睫毛,闪烁着亮光的眼。贺涵见到了,的确如此。

他对罗子君这一大家子热衷于吵吵嚷嚷的行为十分地难以理解,于是找个借口绕到游戏房,想要安静一会儿,恰好看到罗子君的儿子站在那里玩滑雪大冒险。

小男孩做了一个完美的空中转体,在游戏机的欢呼声中转过头来看他一眼,乖乖地叫了一声“贺涵叔叔”。

贺涵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也是陈俊生的儿子。他之前没有仔细看过,平儿的眼睛很大,却是单眼皮,显然是随了爸爸;再加上他的嘴唇,与他爸爸的嘴唇形状一模一样。

贺涵心情平复了一些,伸手揉揉平儿的头发,触感非常柔软服帖。他清清嗓子,露出一个笑容:“来,平儿,跟叔叔比赛打网球,好不好?”

外面又吵吵嚷嚷起来的时候,贺涵正和平儿打的不亦乐乎,甚至冒出了汗珠。他下决心忽略外面罗子君家闹出来的一切幺蛾子,但是唐晶突然走了进来。

“怎么了?”他扭头看了一眼,转回头对着游戏屏幕自然地问道。

唐晶的表情也有些疑惑,她像是踌躇了一会儿,让贺涵感到有点稀奇。唐晶做事很少犹豫不决。

他又问了一遍,这回停下了挥拍的动作,专注地看向女朋友:“怎么了?”

唐晶说:“子君看到了陈俊生的衣服,怎么在你这儿?”

“我爸爸!”平儿听到爸爸的名字和妈妈的名字一起出现,激动地忘记了游戏。

贺涵又揉了揉平儿的头发,露出温柔的表情:“有一次他喝多了,顺路送他回家,不小心弄脏了衣服。怎么了,这也要跟罗子君解释?——更重要的是……”

他顿一顿拉着唐晶离开了游戏房,继续道:“重点是我放在自己衣柜里的东西,她怎么看到的?”

“子君妈妈瞎翻拦不住嘛,非要让白光看看你是怎么穿衣服的……”唐晶显然还有话要说,但平儿跟着走了出来,她看了男孩一眼,说不出来什么别的话,只好就此作罢,拉着平儿去找他的妈妈。

因此贺涵并没有把这当一回事,只是对罗子君的妈妈印象更加恶劣。



罗子君能坚持在超市里工作上一周,十足地令贺涵感到惊奇。大约这便是母爱的力量,一个母亲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别人将自己的孩子从身边抢走,即使是孩子的父亲也不行。

贺涵犹豫几次要不要帮罗子君找陈俊生探探口风,问问他对争取孩子抚养权到底有几分把握,最终还是决定既然唐晶没有要求,还是不再掺和这件别人家的事。

可在开庭那天早上,贺涵动摇了。他没来由地一阵心慌,对晚上将要上演的正式求婚感到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做项目时他向来敢于冒险,不在乎百分百的精确,事实也证明胜利女神的确垂青于他。但这一次,他对罗子君能够成功赢得平儿的抚养权不持乐观态度,毕竟陈俊生是一个从性格到物质上都还算不错的父亲。或许正是对唐晶朋友的不放心导致了他对唐晶答应自己求婚的怀疑……双喜临门听起来令人放心得多,贺涵这样想着,临时变卦叫来了秘书。

“你……现在把陈俊生出差加班和休假的记录都找出来吧,越快越好。”



贺涵提供的几页纸张最终确实成为了罗子君获胜的利器,他在旁听席坐了片刻,再次看到了陈俊生握起的拳头和紧绷的肩颈。

他失去了他的孩子的抚养权,毫无疑问。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他没有哭,只是垂下了头,不去看欢呼中的前丈母娘。

但贺涵也还是在晚些时候失去了唐晶。当第一通电话提示无人接听时,贺涵就预感到唐晶今晚不会出现在为她而拒绝了全部客人的酱子了。

不是因为薇薇安,至少不只是因为薇薇安。贺涵早就知道,只是一直以来都非常愚蠢地拒绝把它们摊到明面上来。

就算没有薇薇安的突然出现,就算唐晶答应了他今晚的求婚,他们也还是无法真正地长久,因为他们事实上从来不能真正地接纳真实的彼此,甚至从来没有真正地把真实的自己裸露给对方。

贺涵曾无数次对别人说起唐晶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他们多么完美地互补。然而事实上,他与唐晶并非互补,而是完美地相似。他们像是针尖遇上麦芒,浪漫地讲,他们是恒星与恒星的对撞。



只有一次,他摇晃着酒杯,对唐晶坦诚地、低沉地私语,陈俊生是一个多么低调且认真的男人。他恰好能与自己互补。



TBC


评论(21)
热度(173)

© xhdrdxf | Powered by LOFTER